回乡扯花生

出版日期:2021/9/24   字数:0A+   A-

    ■贺有德

    走在几乎被茅草淹没的黄土路上,久违了的温暖与苍凉交织着,恍惚间就生出小误会:自己正在走向渐行渐远的故乡,眼前不正是故乡风物的翻版吗?玉米地里玉米枯萎,似乎萧瑟有声;红薯地里红薯疯长,藤上的叶子蓬勃张扬;在长条形的花生地里,小树林呈“U”形温情抱着的花生地里,花生藤与野草纠缠着,生动地呈现在面前。

    花生地里,藤也茂盛,草也茂盛,在阳光下生机勃发。走过玉米地,走过红薯地,走进花生地。我和妻子还有朋友们,一起去扯花生。

    走进熟悉与陌生的林里,放下箩筐,小憩之后,五人排成一线,放开手脚扯起来。土果然松,一手拔开草,一手攥住藤,稍微用力就成;随便摇摇,土块纷纷脱落,花生露了出来。今年夏秋雨水少,花生结得不多,大多也不饱满。饶是如此,多年之后,与花生如此亲密接触,恍若穿越时空,回到往昔。那时更多的是挖花生,少有扯花生的。土质紧,甚至板结,非挖不可,挖花生辛苦;种在土质疏松的黄土地里的花生才是扯,扯花生轻松些。扯的花生,花生藤往往不茂盛,花生粒往往不硕大,秀气,玲珑。这里不是黄土地,肥沃而土质疏松,不需挖,扯就行,幸福来得始料未及。

    弯下腰扯,站起来摇,抛到一边,排成一线,如此反复。边扯边聊,聊的都是花生故事。生来爱说笑话,这时候正是时候,黄土地一样淳朴的笑声,在花生地里,在小树林里,在这乡村的天空随风飞扬。刚开始,只觉得挺有趣,不觉得累。林子里似乎有风吹来,太阳晒背,却不出汗。扯完差不多一半,太阳越来越不客气,风似乎也懒惰了,汗趁机从脸上开始冒出。朋友说“歇会吧”,话音一落,直奔花生地旁边的小树林歇凉,很快汗息。妻子不想再去太阳底下扯花生,提议男人扯花生,女人摘花生。话一说完,三个女人都笑了。

    男人在地里扯花生,女人在树下摘花生。这场景,生生勾起了遥远的和花生有关的火热的记忆。

    在乡下老家,挖花生是大事,男女老少皆出动,来回路上,花生地里热闹得很。从进土挖花生,到挑着满担满担的花生回来,并不宽敞的黄土路上人声不断,笑声不断。

    花生种在那片“黄土高坡”:山边全是黄土,层层迭迭,高高低低;还有的种在了高高的土墈上。踏入花生地里,男人戴着斗笠,挥舞着锄头,花生挖出来,用铁齿松土,然后勾起,往一边扔去。女人戴着斗笠,坐着板凳,连根带藤拿起来甩一甩土,一手提着一手摘,花生入筐,藤扔一边。女人就坐在了藤与筐中间,不快不慢,向前挪移。一边挖花生一边闲聊,男人聊着男人的事,女人说着女人的事,手上功夫丝毫不慢。黄昏,男人挑着沉甸甸的花生,女人挑着花生藤,小孩子跟在后面,不快不慢回家……

    往事如风,在花生地里复活,在太阳底下飘浮。

    林子里三个女人说笑不停,手上不停,她们在林子里摘花生,我们在地里扯花生。“秋老虎”发威,奈何不了她们,奈何得了我们。“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汗水肆无忌惮,淋淋漓漓。幸好快要撑不住时,花生扯完了。顾不上抱花生藤,从阳光的缝隙里,一溜烟跑到林子里,女人们瞬间楞了,我们也加入其中,扯完花生摘花生,劳动竟然可以如此快活,如此美好!

    花生摘完,两个男人挑着,三个女人跟着,从花生地里走出来,从小树林里走出来,从几乎被茅草淹没的黄土路上走出来,在扯花生的幸福时光里一路向前。

    阳光灿烂,微风吹拂,花生独有的气息,在空气荡漾着,在阳光微风中扩散。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