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光阴,老月饼

出版日期:2021/9/17   字数:1088A+   A-

    ■耿艳菊

    物质生活丰富的今天,能勾动味蕾的月饼只有两种:一种是过去传统的散装月饼,另一种是独属于学生时代的廉价月饼。

    小时候,每每期盼中秋,和弟妹们在初秋的碎阳下扳着指头算日子。快了,快了,时间在指缝间流淌着的,其实不过是一块圆圆的大月饼的希望,却哗哗有声。

    这月饼与现在的精巧绝伦相比,应该称得上是“巨无霸”,比烧饼还大,足有半斤重,拿在手里沉甸甸的,踏实感顿生。一副憨面目,掰开来却是内涵丰富:五彩丝缠绕,芝麻、花生、冰糖镶嵌其中。忍不住咬一口,倘若幸运的话,咯嘣一下,一块冰糖入了口,心亦是咯嘣一下掉进了甜蜜的冰糖里。

    记得中秋节到来的前几天,父亲到镇上买月饼时,我们总央他把我们带上,凑凑热闹,看看卖月饼的盛况,饱饱眼福。

    人真是多呀,一条长街上挤挤挨挨的,除了人就剩下月饼了。小山似的长在油亮的长条桌上,桌旁还放着着厚厚的土黄纸是用来包月饼的。我们在一位笑咪咪的大爷的摊子前站定,父亲说来10斤,声音里满是响亮的豪气,我们听得都笑了。

    卖月饼的大爷麻利地过称,再用土黄色的纸细心地包好。我们这些孩子,眼馋得口水往外涌,父亲爱抚地拍拍我们,又让大爷称了几块给我们。大家举着大圆月饼高兴坏了,觉得全世界的幸福都跑到自己手里来了。回去的路上,我们都吃得好慢好慢,生怕把这快乐吃尽了。

    长大后离家读书,年年的中秋,便在学校里度过。那时候的月饼已名目繁多,一个个独立包装着,小巧精美。

    学校旁边的市场里中秋前夕总会摆出很多诱人的月饼,我们这些穷学生只看不买,太贵了,一个拳头大的月饼要四五块钱,够吃一顿饭了。心里也不悲伤,反而暗笑那些花高价的人,我们有我们的小算盘。

    八月十五一过,那些月饼就成了过气的妃嫔,不招待见了。市场里堆满了月饼,“狂甩”的宣传布在晚风里荡漾着。我们整个宿舍的人都出动了,一元一个,物超所值呀。每个人都凯旋而归,拎一大包,“春风得意马蹄疾”,欢声笑语,一路高歌。在那一刻,贫穷寒酸的学生生活也让人觉得好快乐。

    夜里下了晚自习回到宿舍后,饥肠辘辘,大家纷纷拿出月饼当美味佳肴来吃,别提有多开心。跑到阳台上,挤在窗边,对着天上的一轮皓月,边吃边叽叽喳喳,时不时爆发出一阵笑声。独居广寒宫的嫦娥仙子会不会羡慕我们呢?那些年,纵使远离父母,因为有了这些廉价月饼,也觉得备感温暖。

    许多年过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味觉锈住了。如今任是遍尝千奇百怪的月饼,却再也找不到当年的味道和那种简单的快乐。旧岁月里的月饼如同时光一样不再重现,只在记忆里酝酿,成为生命里最美味的食物。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