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尽甘来话苦瓜

出版日期:2021/9/8   字数:1456A+   A-

    ■钟芳

    世间诸味以苦味最不讨人喜欢,哪有自找苦吃的。苦瓜是一种很独特的果蔬,因其味苦而得名,有“苦味之冠”称谓。夹一片苦瓜入口,慢慢咀嚼,肉质脆嫩,其素淡的芳香和苦尽甘来的滋味,让人有渐入佳境之感,带来一种独特的人生感悟。

    记得以前看过作家林清玄的一篇短文,说的是关于苦瓜的故事:有一群弟子要去朝圣,师父拿出一个苦瓜,对弟子们说:“随身带着这个苦瓜,记得把它浸泡在每一条你们经过的圣河,并且把它带进你们所朝拜的圣殿,放在圣桌上供养,并朝拜它。”

    弟子朝圣走过许多圣河圣殿,并依照师父的教言去做。回来以后,他们把苦瓜交给师父,师父叫他们把苦瓜煮熟,当作晚餐。晚餐的时候,师父吃了一口,然后语重心长地说:“奇怪呀!泡过这么多圣水,进过这么多圣殿,这苦瓜竟然没有变甜。”弟子听了,好几位立刻开悟。

    苦瓜最本质的味道是苦,不会因圣水圣殿而改变。真正懂得它的人都知道那一丝丝特殊的苦味,其实也是人生一味。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生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都会遇到艰难险阻,不必因不平而泄气,也不必因困苦而烦恼,只要勇敢地接受挑战,迎着困苦前行,就会挣脱困境的束缚,迎来光明的前景。古今大凡有成就的人,无一不是吃过苦中苦,走向成功的。

    汪曾祺在《五味》里写道:“苦瓜之名,我最初是从石涛的画上知道的。”明末清初,中国画坛有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艺术大师石涛,曾自称“苦瓜和尚”,他的著名画论《苦瓜和尚画语录》,阐述了山水画创作与自然的关系、笔墨运用的规律及山川林木等表现方法,对后世影响极大,扬州八怪和现代大写意花鸟画都是受他的影响而兴起的。据说他餐餐不离苦瓜,甚至把苦瓜供奉案头朝拜。很难想象一个人对于某种食物的喜好可以达到这种程度。

    其实石涛内心苦甚,世人哪得知?石涛原名朱若极,是一个明朝皇室的后裔。明亡时他才3岁,被一个太监抱出,为了躲避搜捕,保全性命,削发成为以青灯黄卷为伴的苦行僧。“五十年来大梦春,野心一片白云烟。今生老秃原非我,前世衰阳却是身。”这首诗是石涛一生坎坷经历的写照。顺治四年,石涛开始长达40年的游历生涯,足迹踏遍半个中国。他经常把整个身心融于山水之间,几达物我两忘之境。丰富的人生阅历,给他的艺术创造提供了足够的养分。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搜尽奇峰打草稿”。石涛与苦瓜同命相怜,故寄情苦瓜,把苦瓜作为自己的精神殿堂。他的画作中有一种清秀奇险的独特风格,笔墨中包含着淡淡的苦涩,耐人寻味。他在《苦瓜图》中自题:“这个苦瓜老涛就吃了一生,风雨十日,香焚苦茗。内府纸计四片,自市不易得也,且看何人消受。”也许,对于他来说吃苦瓜是一种修行,除了禅意外,还寄托着一种故国之思、亡国之苦。

    苦瓜的苦与众不同,它是洁身自好的苦,苦得纯粹,苦得清灵,不会把自身的苦味传染给别的菜中,这种“不传己苦与他物”的特点,使其得了“君子菜”的雅号。清代屈大均所著的《广东新语》中,评价苦瓜为:“杂他物煮之,他物弗苦,自苦不以苦人,有君子之德焉……其性属火,以寒为体,以热为用,其皮其籽皆益人,又有君子之功。”中医认为,苦瓜味苦性寒,是消暑涤热、明目解毒的天然药方,对治疗痢疾、热病烦渴、中暑发热、小便短赤有一定的作用。“良药苦口”的道理在这里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张小娴说:“苦瓜跟年龄无关,也许跟岁月有关。当你尝过了人生百味,苦瓜的苦已经算不上苦了。”是啊,酸甜苦辣咸,苦也是人生况味之一,唯有坦然面对沉浮,才能从苦中得到了养分,品出甘甜,让生命散发出芳香……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