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亮的繁星

出版日期:2021/9/1   字数:2661A+   A-

■西汉王朝

    01

19年过去了,我常常想念我的九叔。九叔只比我大二岁,他和我的父亲是堂兄弟。小时候,我一直睡在三奶奶家,和九叔整整睡了4年,常跟在他屁股后面转,转着,转着我就长大了。

    16岁那年的一天,有人告诉我,你快有九婶了。我很诧异,九叔这么小就娶媳妇干嘛,我们都还没长大呢?这一年,梨花成了我的九婶。

    她16岁,我16岁,我脆生生叫了声九婶时,她脸红了。在我们村,九婶是我见过的最年轻、最俊俏的媳妇。

    我偷偷跑去问九叔:“九叔,你娶媳妇了,还陪我玩不?”

    九叔说:“那当然。”

    三奶奶只有九叔一个独子,或许这也是他结婚早的原因吧。

    我和他睡的卧房很大,夜晚的老房子异常安静,悄无声息。冬天很冷,亮白的月光从木格子窗棂倾泻进屋,床头很白,像下了一层厚厚的霜。

    我说:“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九叔憨憨笑着,“我给你念首杜甫的诗吧!”

    “床头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

    我抢过话:“低头思故乡,九叔,这是李白的诗啊!”多么美好的月亮,九叔笑得更憨了。

    冬天的夜晚很冷,睡着睡着,月亮也不出来了。

    “九叔,我怕黑,别关灯好不?”

    “小满,你怕什么,九叔送给你闪亮的繁星。”

    黑暗中,伴随着窸窸窣窣的声响,一阵闪烁的微小亮光交织出现,很快我就发现了蹊跷。

    九叔拿着他的洋毛线内衣使劲搓着,“快点,快点,小满,把你的也脱下来。”

    我也学着九叔的样子揉搓,这些静电产生的闪亮繁星,让那个冬日夜晚显得富有艺术性、趣味性,这短暂交织的闪烁,一直停留在我的记忆里。

    02

    三奶奶在灶房烧火,柴火在灶膛里呵呵地笑,笑声好响。

    火笑了,一定有客人来。

    我瞄着眼朝门缝往里张望,媒婆兴高采烈地说着,我看到一个女子比我还小,端坐在那儿,拨弄她的长辫子。

    九叔憨憨地笑着,这个女子也在笑,笑着笑着,迎春花开,布谷鸣叫。

    九婶娶回来后,九叔失言了,就再也没陪过我了,怪不得他,连着两年就生了两个孩子。

    夜深人静,雨点敲打着树木的声音,清脆又沉闷,滴答,滴答,一声比一声单调,一声比一声寂寞。

    我瞪大眼睛望着黑黢黢的屋顶,甚至有些妒忌九婶,这个叫梨花的女子,柔情似水的眼睛里很清澈,我很好奇,她怎么一下子成了我的九婶。

    两个孩子嗷嗷待哺,九叔去了长沙,借钱去做粮食生意,后来听人说被别人坑了,亏了一大笔钱。他辗转湘潭,怀化,后来回到娄底,蹬人力车帮人拉货。

    03

    暑假,到了九叔忙于生计的城市,我喜欢跟着九叔跑。

    西边绚丽的晚霞已渐渐暗淡,只剩一点云彩了。日落了,天黑了,灯影照射在我们身上。

    在一个上坡路上,九叔在前面用力蹬,我在后面推。九叔累了,停下来,喘着气,左手扶腰,右手擦拭额头上的汗,突然冒出一句:“小满,你可别学叔,结婚别这么早,要不是你三奶逼的急,我还想读书呢。”其实我何尝不知道,九叔日子过得苦。

    九婶托我带来的一只老母鸡,都被九叔卖给了租房隔壁的安徽大姐。我到九叔这里的第三天,他就生病了。

    九叔托我帮他拉点轻货去汽车站,返程的路上,我看到人行道旁一个身影抱着个小孩很像九婶,在匆忙行走。

    我隔着绿化带,叫了声九婶,果然是她。

    九婶惊喜地说:“小满,怎么是你,找你九叔半天了,只知道你九叔在什么车站附近。"

    “九婶,九叔住火车站附近,你怎么来了?"

    “哆哆生病了,我一着急,就过来了,再找不到,我可得回家了。”九婶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我。

    1995年,还谈不上通讯方便,能在街头遇上我,也算是奇迹了。打开门的时候,躺在床上的九叔看到他的妻子和女儿,他还以为看花眼了,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我溜达了一圈回来,房间里传来九婶断断续续的泣哭声,住在隔壁的安徽大姐尴尬地看着我。

    后来才知道,九婶听到安徽大姐告诉他你家老公省吃俭用,把家里带来的老母鸡都卖了换钱,九婶难过的哭起来。

    04

    三年后,我到了广东。有一天,突然得到讯息,九叔病了,病得不轻。我心头一惊,这可怎么办?

    春节回到家,九叔脸色苍白,毫无血丝,脸上的颧骨都露出来了。他卧床在家休息,房间里散着浓厚的药味。

    九婶带着两个孩子,头发凌乱地散落在脸前,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刚刚哭过。

    九婶怎么也不愿意接我递过去的300元钱,她轻声说:“小满,你九叔可得好好的,不然这个家就散了。”

    其实我从父亲口中已经知道九叔得的是尿毒症了,我想九婶肯定也知道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去安慰她,怔怔地站在一旁。

    闪亮的繁星和眼前的九叔怎么也联系不到一块。

    我握着九叔有些凉意的手,难过地看着他的眼睛。九叔说:“小满,我的病怕是好不了了,哆哆才4岁,小佩才2岁,你说,以后他们怎么办?”

    “九叔,你傻了吧,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肯定没事哒!”我只能这样安慰他。

    世事造化弄人,九叔没事,九婶却出事了……

    1个月后,九婶去长沙亲友处借钱给九叔治病,也许是过于着急和匆忙,刚走出家门口不远,滑倒在田埂旁的水塘里。

    当人们匆忙将她打捞上来时,她永远停止了呼吸,这一年,九婶才刚20岁。

    三奶奶当场晕倒二次,她把眼睛都快哭瞎了。第二年,只有51岁的三奶奶望着嗷嗷待哺的两个幼孙,撒手人寰,去了另一个世界。

    我知道,她太心疼她的儿媳和儿子了。我不知道九叔是怎么熬过来的。

    再次见到他时,他的脸上已无任何表情,只是茫然地盯着天花板。

    05

    九叔也走了,离三奶奶逝去38天后。我的九叔,给过我许多温暖如兄长般的九叔走了。

    那天,我在办公室接到父亲的电话时,心突然像被掏空了一般。我躲到仓库,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用双手用力捶打墙壁,嚎啕大哭起来,直到一个惊慌失措的女工怔怔地看着我。

    我不知道,世间会有这么多的苦痛落到九叔他们一家人身上。

    06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又梦到九叔了,在梦中醒来,闪亮的繁星依稀在脑海中出现。

    时过境迁,哆哆长大了。时间过得真快啊,他的姐姐也成了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

    叶落经秋是中元,今晚,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又特别地想起了你们。

    九叔九婶,你们在那边还好吗?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