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草的少年

出版日期:2021/8/9   字数:1255A+   A-

    ■孙克艳

    我对青草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正是在少年时期,年复一年的割草经历,让我只要一看到那些蓬勃生长的青草,就禁不住想起曾经与小伙伴们割草的那些时光。

    那时候,很多农活都要靠农民的双手和一身的力气,耕牛成了家家户户最大的财产与劳动工具。于是,饲养耕牛就成了庄户人的重中之重。新鲜的青草,外加饲料,是那时候饲养耕牛的普遍方式。

    除了牛要吃草,家里养的羊、猪、鸡、鸭、鹅……都是要吃草的。一筐筐的青草,可以省下不少的饲料,从而减少饲养家畜家禽的成本。所以,那时候割草,实在是一件不可忽视的日常大事。而割草的活儿,一般都落在了半大不小的少年身上。因为大人们有总是忙不完的农活与家事。

    走出村庄,人们总能看到割草的少年们,每人一个大竹筐,握着一把闪亮的镰刀,顶着烈日而出,迎着晚霞而归。家乡的田野上,哪片土地长了什么草,哪里的青草最是鲜肥,哪种草牛羊最喜欢吃,他们都知道。

    割草最好是在晴朗的下午。因为下午的青草没有露水,牲口吃了不伤身体,没有露水的青草相对轻一些,方便扛回家。毕竟不是每一个割草的人,都有一辆自行车可以把草驮回去。没有车子的割草少年,只得靠自己稚嫩的肩膀,扛起那筐沉重的青草。

    随着割草少年的脚步,那些冒出筐子的青草,有节律地舞动着。眼尖的庄稼人只须瞄一眼草筐,就知道那筐草的分量,并会说出或赞许或揶揄的言辞。少年们就在一声接一声的评论中,或是开心地微笑,或是羞赧地苦笑。

    那筐绿油油的鲜嫩青草压在少年们的肩头,就像少年们当下品尝的日子一样,在真实的幸福与快乐里,也有清晰而明朗的苦涩与深沉,它压弯了少年们原本挺直昂扬的身躯;也让他们原本高昂的脑袋,不得不微微低下,以直视脚下的土地,和土地上的花草。

    我从小学起就有了割草的任务,约上村子里同龄的孩子,一边玩耍一边割草,等到太阳西下,筐子也差不多满了。望着无垠的原野,和西天上璀璨的晚霞,与放羊的老羊倌一起,听着田间的虫鸣,嗅着田野的清新,扛着略显重实的青草,一步步迈向家的方向,满载而归。那是一种简单而知足的幸福。

    对很多孩子来说,割草是一件苦差事,既要辛苦地寻觅青草,还要一边割草,一边拖着草筐前行。遇到长刺的野草,还要遭受皮肉之苦。被镰刀割到手指,几乎是每一个割草的孩子,都会遭遇的事。哭大概是免不了的,一边哭泣,一边摘取刺角芽的叶子,揉搓好并包裹在伤口上,用手按着,是割草的少年们都知晓的止血土方。几年下来,很多孩子左手的食指和中指上,都有明显的伤疤,似一枚枚勋章,彰显着孩子们的成长。

    如今多年过去了,曾经割草的少年已人到中年。那些曾经被一把把镰刀收割过、被一张张嘴巴啃食过的土地上,长出连成绿海的野草,肥美而恣意,早已无人问津。乡下的野草长疯了,长出了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姿态。它告诉我们那些曾经的时光,都远去了。

    不过,曾经割草的经历却无声沉淀在时光的河流中,让我常常怀念那些割草的少年们,和那些有哭有笑的岁月,以及我们布满伤痕的、劳动的双手。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