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末梢

出版日期:2021/8/6   字数:1149A+   A-

■甘武进

    踩着盛夏的末梢,不经意间进入了立秋。

    “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一片梧桐树的叶子打着转儿落了下来,划出优美的弧线,投入到大地的怀抱,接着是另一片……万物有灵。秋天的第一片落叶最具慧根,从春的萌发,夏的繁盛,秋的成熟,它像一枚精美厚重的书签,书写着人间的大事小情,收纳着季节的喜怒哀乐。

    乡下,各种农作物生长旺盛。田间,水稻开花结实,稻香氤氲,谷粒青黄;大豆结荚,玉米抽穗吐丝;棉花结铃,甘薯薯块迅速膨大,对水分充满着渴望。“立秋三场雨,秕稻变成米”“立秋雨淋淋,遍地是黄金”。雨水顺势而来,乡亲们黝黑的脸上溢满了笑容。茶园里,茶农们趁墒秋耕施肥,茶叶秋梢翠绿诱人。

    灼热刺眼的阳光,裙角飘飞的惊艳,翩然嬉水的蜻蜓,唱响丰年的蛙声……所有与夏天有关的一幕幕渐行渐远。偶尔听到的夏蝉叫声,发现它已经有些黯哑,火热的激情在开始消退,后来变得悄无声息;青蛙的演唱会进行着倒计时,高潮部分只能留在我们的记忆里。风儿变得温柔,不论白天多么酷热,夜晚的风开始给人们送来一丝凉意。

    盛夏的末梢,走远的还有那些生命和记忆里无法抹去的味道,以及对下一个季节七彩的希冀和温热的念想。文人墨客粉墨登场,在立秋时节吟诗寄怀。宋代刘翰《立秋》诗云:“乳鸦啼散玉屏空,一枕新凉一扇风。睡起秋声无觅处,满阶梧叶月明中。”夏秋季节交替时,诗人细致入微地感受到大自然和生活发生的变化。诗中的那“寻”字,写出了一种朦朦胧胧、惆怅无奈的情态。

    在众多诗人抒发光阴虚度感怀悲秋情结之时,唐代刘禹锡独树一帜。他在《秋词二首》中写道:“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这首诗一反往昔悲秋的文人时尚,表达了爱秋喜秋的新意境。尽管王维的《山居秋暝》已流露“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的尚秋情绪,但这还只是一种归隐意识,而此诗却独辟蹊径,气势豪放,立意深刻。

    立秋后,常有“秋老虎”的余威发作,民间有“秋后一伏热死人”的俗语。但不管怎么热,天气总的趋势逐渐转凉。立秋后,下一场雨凉快一次,因而有“一场秋雨一场寒”的说法。这便应了民间一句歇后语:“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不过,这句歇后语,其内涵在不少的文字表述中令人浮想联翩:生命无常,季节有序,我们要珍惜并过好每一天。

    盛夏的末梢———立秋,轻扣着秋天的门扉将如约而至。绿意将褪未褪,草木将黄未黄,云卷云舒,天高气爽,我们品尝最宜人的世间万物。经过春天的耕耘播种,经过夏季的历练提升,所有的生物都攒足了劲,向着饱满和充盈冲刺。我们俯首拾得,满地金黄。

    万物都有灵性,万物皆美。落叶的每一次凋落,都是走向新生的开始。在盛夏

的末梢里,我们亲近自然,感受到了这个世间的美好。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