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城里铸丰碑

出版日期:2021/8/6   字数:1392A+   A-

    ■王志明

    1945年8月,是中国人民扬眉吐气的月份。中华民族英勇顽强的抗日斗争,在湖南芷江侗族自治县标上了一个浑圆的句号,一个欢呼雀跃的惊叹号。芷江因历史事件而闻名,历史事件又因芷江而永恒。

    今年8月,我们来到芷江受降纪念坊,感受那段用鲜血与生命铸就的岁月,感悟中华民族伟大的抗战精神。

    聆听着讲解员声情并茂的述说,我们的思绪回到了1945年。其时,欧州战场上德国法西斯彻底覆灭,日本帝国主义已孤立无援,中国军民奋起反击日本侵略者,百万苏联红军挺进东北……在这种特定历史背景下,日本帝国主义被迫接受《波茨坦公告》,于1945年8月15日宣告无条件投降,8月21日在芷江举行举世瞩目的首次受降仪式。

    “抗日烽火起卢沟,一纸降书出芷江。”“受降纪念坊”座落于芷江县七里桥一个普通四合院内,由“受降纪念坊”“受降堂”和新建的“纪念馆”等组成。1983年,芷江县人民政府在原“受降纪念坊”废墟上,依照原貌进行复建,现已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矗立在正大门的“受降纪念坊”拱门,方位正西向东,结构为四柱三拱,它宛如一位历史巨人,怒视着日本侵略者向东方落荒而逃;它又如一个硕大的“血”字,向后人诉说日本侵略者犯下的滔天罪行。

    中国地大物博,为何将日本侵略者首降之地选择在芷江县?负责讲解的侗族小妹无不自豪地告诉我们,芷江地处湘西边陲,群山环抱,地势险峻,有“西南门户、黔楚咽喉”之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芷江建有当时全国第二大秘密机场,中美空军混合联队500余架飞机、6000多名官兵驻扎于此,对日军具有较大的威慑作用;其时,日军仍有拒降心态,受降地选择芷江,更有利于战略机动和安全警卫。

    步入深深的庭院,“受降堂”以历史的本来面貌,深邃地注视我们。这排长长的木板平房,颇具芷江民居建筑风格,平房中央是一间约50平方米的厅堂,因首降会谈在此举行,已被冠名为“受降堂”。堂内设施依旧按照原貌陈列,四周悬挂着数十帧微微发黄的照片,真实地定格了76年前那件举世瞩目的事件。

    1945年8月21日,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委派总参谋副长今井武夫为降使,率8人乘坐飞机抵达芷江机场,会谈正式请降前有关请降、受降事宜。中方负责受降的是国民党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肖毅肃和驻芷江新六军政治部副主任陈应庄等。从照片上看,今井武夫虽以败寇的身份坐于投降席,但表情傲慢,直至8月23日会谈结束,他登机离开芷江时,那种懊丧的表情才真实地显露出来。会谈期间,今井武夫献交日军兵力分布图,签收首降会谈备忘录。至此,世界反法西斯斗争和中国革命历史,在这里标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漫步于“受降纪念坊”院落,我们深情疑望着被岁月浸泡成暗红色的木板房,大家情不自禁唱起了那首耳熟能详、威武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在铿锵的旋律中,品读中国军民不畏强暴的拼搏精神、舍身救国的奉献精神、共同抗战的团结精神和坚持到底的自强精神,感受中国军民浴血奋战最终迎来的辉煌胜利,品味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

    今年2月,国际和平城市协会授予中国·湖南芷江“国际和平城市”称号,成为继南京之后中国又一座国际和平城市,也是全球第307座国际和平城市。

    抚今追昔,铭记历史,珍视和平,继往开来,将伟大的抗战精神,化作中华民族复兴的强大精神动力,应是我们炎黄子孙历久弥新的精神追求。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