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水煮面

出版日期:2021/8/4   字数:1056A+   A-

    ■佟雨航

    那年他30岁,相继遭遇人生中两次最悲惨的“下岗”:一开始是他养家糊口的工作丢了;后来是他老婆抛下他和6岁的女儿走了。

    那段日子,是他人生低谷中最灰暗的时刻。他每天借酒浇愁,每晚不醉不归,回到家倒头便睡,整夜沉醉不醒。一天晚上,他喝得酩酊大醉而归,衣服也不脱就一头扎在床上,呼呼地睡着了。那晚,他喝得实在太多,第一次呕吐了,吐得一塌糊涂,满地都是秽物。吐过之后,他觉得身上轻松了不少,就翻了个身呼呼地睡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耳畔恍惚听到一个稚嫩的童声在轻声呼唤:“爸爸,起来,吃面!”接着,闻到丝丝缕缕的面香。他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看到床前立着一个瘦小的身影,那是六岁的女儿手里捧着一碗面,叫他起来吃。那面,袅袅娜娜冒着丝丝香气,在他鼻孔间萦绕。他使劲晃了晃头,清醒了一下大脑,然后开始感觉到胃部丝丝拉拉有点痛,这才恍惚记得,他呕吐了。可床头、地板却很干净。最后,他发现自己的衣服上,有一点秽物的留痕。他马上明白,女儿已经帮他清理过了。

    面的香气,诱惑得他的肚子开始咕咕直叫。他接过女儿递过来的那碗面,一下子竟呆住了。那是怎样的一碗面啊?女儿显然没等水沸就下面入水,否则面条不会几根几根地黏在一起,形成粗粗的一绺儿。他挑了一箸面放进嘴里,面煮得半生不熟,盐也放多了,很咸。面汤上漂着一粒粒的黄色的油珠儿,显然是油还没等热熟,就添加了水,一股生油味儿。女儿煮的面,真的很难以下咽,但他还是硬把那碗面吃了。

    吃完面后,他似意犹未尽地抹抹嘴儿,问女儿:“你是怎么煮的面,这么好吃?”女儿兴奋地向他讲述着:她不会开煤气灶,只好用电饭锅煮,先把锅里的水烧热,再把面条放进水中,然后放油、盐、葱花……女儿又问:“爸爸,我煮的面真那么好吃吗?”他把流到腮边的泪水吞到肚子里,说:“嗯,好吃!好吃!我女儿煮的面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面了!”女儿听了夸奖,高举着小手欢呼雀跃起来:“那以后你晚上再喝酒回来,我就天天煮面给你吃……”

    他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一把把女儿搂在怀里,摸着她的头说:“爸爸以后再也不喝酒了。”从那以后,他果然再没有喝过一次酒,他在学校门口摆了一个修车摊儿。那一年,他也把女儿送进了学校。

    一晃20多年过去了。他的女儿早已大学毕业,在外企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女儿不让他再去给人修车了。

    他至今仍记得女儿煮给他的第一碗面,那碗面给了他重新面对生活的勇气和信心。那是他今生吃过的最好吃的一碗面,那碗面里融进了女儿对他的爱和期许。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