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出版日期:2021/7/28   字数:1391A+   A-

    ■姜贻魁

    1962年1月24日深夜,一个小生命呱呱落地,但他并没有给家人带来持久的惊喜与快乐,而是很快地沦为了一种永久的遗憾,而我就是那个遗憾的拥有者。这一切的发生都拜骨髓灰质炎所赐,面对这个遗憾,我束手无策,听天由命,就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无处可逃。

    而父母不甘心,为了治病,我幼时不知吃了多少药,打了多少针,饱受磨难。按说,童年的记忆是美好的,但对于我来说,是厄运,是脑海里的一片空白,以至于我常常怀疑人生,人活着有什么意义呢?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情绪很低落,不仅是因为父母相继离世,而是看不到希望何在?看到的只是人生的尽头,感受到的只是尘世间的烦恼与乏味。

    我承认,我很渺小,且卑微,特别是当别人看到我一瘸一拐走路时的样子。我不愿碰到陌生人,不想看到他们对我投来异样的目光;我承认,我很孤独,孤独到对方叫我一声名字,我都要把它当成是一种恩惠或者施舍,心怀感激。我害怕遇见那些顽皮的孩子,他们会叫我跛子,给我无言地尴尬与难堪。虽然童言无忌,但我却无地自容,满脸涨得通红。我只祈求孩子别再喊了,给我留下丁点颜面,不知可否?因为除了这一点仅存的自尊之外,我几乎没有再剩下什么了。自尊是我的唯一,我可以不吃不喝不穿,可以贫穷,但绝对不可以没有自尊。自尊,是我生命中一轮充满温暖的太阳!

    但我写作,并不完全是为了自尊的缘故,而是我喜欢,我觉得其中还有那么一点味道———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个理由,或者说这个理由是不是足够充分。我也知道写作很累,路漫长且艰辛。在创作的道路上,我曾经畏惧过、痛苦过、犹豫过,甚至放弃过,但终究拗不过“喜欢”两字。既然喜欢了,那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做呢?我喜欢清静,喜欢内心深处的触碰,喜欢把这种触碰瞬间变成对人生的思考,当然,这一切需要用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我将不遗余力为之,而恰巧叙述是我最值得信任的朋友。

    我喜欢打乒乓球,最开始是锻练身体而已。记得第一次接触到乒乓球时,我什么都不会,硬是把小巧的乒乓球打成了笨重的铅球。那天,打完球回到家后,整个人累得精疲力尽,像虚脱一般。尽管如此,但我却感到身心从未有过的舒坦。冲完澡后,便早早地上床睡觉。那天晚上,我睡得很沉,睡得是那么的香甜。

    从此,我与乒乓球结了缘。我每天坚持打球,身体状况比以前好多了,球技也跟着在不断地提高。几年后,我被选中参加了省残运会,一举夺得了乒乓球团体、单打比赛的桂冠。尔后,又连续蝉联了几届该赛事的冠军。这是意外之收获,也是我当初根本没有想到的。

    潜能,潜在的能力或能量。乒乓球也许是我的潜能,不知道我在家自己搞装修算不算潜能?为此,我特意从网上购买了电锤、电钻、切割机等相关工具。我这一超乎寻常的行为,自然遭到了家人的极力反对,他们无法相信,都用质疑的目光看着我。我理解他们的想法,一个身患残疾的门外汉如何去搞装修,而装修既是体力活,又是技术活。

    我面对的困难很多,但决心已下,何惧之有?我不懂的地方,就去查资料,问师傅;搞不定的地方,就叫妻子搭把手,帮个忙。上天很公平,给了我一条残缺的脚,同时,也不忘给了我一个聪明的脑袋。我边学边做,累了,就休息一会儿,玩不转了,琢磨一会儿。我一点都不急,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但终于有一天,我吃到了自己做的又白又嫩的“热豆腐”。

    此刻,我倍感心甜。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