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缠的记忆

出版日期:2021/7/28   字数:963A+   A-

    ■方华

    清晨,推开窗户,一朵金黄的花朵跃入眼帘。原来,楼下不知是谁栽的一棵南瓜秧儿,竟沿墙攀了上来。看着这朵黄艳的花儿,感觉一股清新的乡情扑面而来。

    在乡下,南瓜是很随性的一种植物,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在地头坡边、篱旁墙下种上几株。松了土,埋下上年留下的瓜种,施上一点肥,浇上一些水,就很少有人去打理它。顶多是在连日骄阳后,得闲给它两瓢清水。在我幼时,乡下每户人家都有个挨个的几个伢儿,就像一根南瓜藤儿,结着一串青涩的小瓜。物资匮乏的年代,谁也不把、也不能把自个的伢儿金贵地养着,真的像房前屋后栽种的南瓜儿呢。

    可也别轻视了这看不上眼的南瓜,在那温饱都难解决的年代,也填饱了不少饥肠呢。南瓜粥是农家人碗中常见的主食,蒸南瓜也是当时孩子们手中的一道美食。

    家中若有巧妇,这不起眼的南瓜儿也能翻出新鲜的花样。记得母亲会将花托短、不结钮的雄花儿采下,用当年榨出的菜籽油儿一煎,盛入盘中,是一道既好看又清香扑鼻的佳肴。青青的南瓜藤儿,在母亲的手里也是一道美食。见母亲一条条地撕去藤儿外面的皮,留下里面青嫩的芯儿,剪成段,配上红辣椒丝儿在锅中一炒,是一道清爽可口的下饭菜。

    有时家中来客,又一时不及采摘新鲜的蔬菜,母亲会拎起墙角堆放的一个南瓜,剖开后切成丝,在大火上爆炒。那脆甜的味道,对于我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似乎里面隐含着那个年代的味道,以及母爱的味道。

    大热的夏天,母亲会将南瓜切成月牙儿形状,抓上一把绿豆,熬一铫的南瓜绿豆汤,凉着,解渴又降暑儿。南瓜瓤儿,母亲用来喂猪。南瓜籽儿,母亲会在塘中洗净,晒干,炒熟了,成为大人小孩口中嗑着的香喷喷零食。

    那时的乡下,卫生状况很差,小孩子的脸上都有虫疤。城里的孩子用宝塔糖(当时的一种驱虫糖药)驱蛔虫,乡下孩子驱虫就是吃生南瓜。生南瓜难吃,母亲会将南瓜捣烂,加上一点糖,这样,我们就不会食之难以下咽了。生南瓜驱虫很灵,现在来看,还可以称得上是一种环保绿色的新潮药品呢。

    “一条大青龙,爬上院墙头,生下一窝蛋儿,个个大麻球呀。”看着眼前

这攀上窗沿的南瓜藤,看着这朵黄灿灿的南瓜花,忽然记起儿时母亲唱给我们的这首南瓜谣。歌声里,那乡情的藤蔓从心口里长出,盘盘绕绕缠缠绵绵;而母亲的笑容就宛如藤上的那朵花儿,明媚而灿烂。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