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师宴

出版日期:2021/7/19   字数:1828A+   A-

    ■王玉初

    老谢是个怪才,上课只带一张纸,从不带课本或讲义。那张纸上有时写几行字、几个公式,或他自己写的打油诗,甚至有几回是白纸。

    一开始,有人到学校去反映,说他不认真备课,教学态度不端正。教务处也说要去查,但没有下文。慢慢地,大家不服也变得服气了。因为他的课学生最爱听,班上的平均分总比别班高出10多分。

    老谢叫谢诗燕。不知他老爸为何给他取这个名字,叫起来就是“谢师宴”,好像注定要让他做一位老师。开班第一课,他在黑板上写上“谢诗燕”和“谢师宴”。“谢诗燕是本人的大名,你们记不住没关系,但要记住‘谢师宴’,等你们考上大学后,别忘了请我喝酒。”不知是不是“谢师宴”带来了好的运气,他们班高考每次都是大丰收,录取率极高,且有不少学生考取名校。

    以前,孩子考上大学,家长要办些酒席,名曰“谢师宴”。这个场合,作为班主任的谢诗燕总会被请去坐正席。幽默的家长敬酒时说,“谢老师,我就冲你的大名,才挤破了头把孩子放到你班上去的,这不,真灵呀,今天我才有资格办谢师宴了。”家长敬完酒,还不忘鼓动亲戚朋友,“今天帮我好好办一办‘谢诗燕’。”说完,大家一乐,纷纷敬酒。谢诗燕的酒量不小,但架不住敬酒的人多,往往喝得有点晕。

    后来,有文件规定不许老师参加谢师宴。有家长还要办,但老谢坚决不去。不过,每次高考结束后,他会自掏腰包办个“送行宴”。他开始自我检讨,说自己平时只带一张纸上课,太没把同学们当回事,但又不忘凡尔赛一下———“我的教学方法已经列入省级课题,我的书已经在网上有卖。”他说破了那张纸的秘密———“我下的功夫都在脑子里,都在课堂之外,上课的那张纸只是意思一下。”

    曲终人散,师生往往眼含热泪,最胆小的女生甚至勇敢地站起来说要抱抱老谢。老谢一一满足学生们的心愿。最后,他提醒同学们,考大学的谢师宴就不要办了,办了自己也不参加,但大家参加工作后,要记得欠我谢某人一顿谢师宴。

    今年的“送行宴”后,老谢有块心病———班里的蒋小娥考上了一本,但她家庭的情况实在是困难。她的父亲早年车祸,一直瘫在床,母亲受不了打击精神出了问题,全家一直靠奶奶照顾。蒋小娥高考前,奶奶又摔了一跤,严重的骨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这个孩子怎么才能安心地去读大学哟?”老谢与妻子商量,决定把学校发的奖金全送给蒋小娥,解了她的燃眉之急。不过,以后呢?班上还有其他困难学生,该怎么办?

    “我过几天去深圳,欠谢师宴的同学是不是该还我了呀?”老谢在以前的同学群里发了个消息。沉寂了许久的同学群瞬间炸开了锅,沿海城市的同学都说要赶过去,给老谢补上谢师宴;有人说要安排谢老师的行程,吃好喝好玩好;有人说要去机场接机,放下手头的事全程陪同;还有人说让谢老师办好护照,准备带他去香港逛逛……

    在同学们商量时,老谢不时地发个搞怪的笑脸,请大家不要太破费了。待大家安排好老谢的行程,把方案发在群中,请他定夺。老谢却说:“这个谢师宴让我很感动,但深圳我就不去了。不过,认领了谢师宴的同学,请按价捐款,帮几个困难的师弟师妹上大学。”此话一出,群里瞬间沉默了。

    老谢有些意外———那帮兔崽子难道都不愿意出钱?难道自己教的都是白眼狼?妻子安慰他,“别太在意了,你自己能尽多少力就尽多少力吧!”老谢为此郁闷了好几天。

    一天,老谢接到在深圳的刘同学的电话。刘同学以前是老谢班的班长,老谢没少照顾他。刘同学考上中科大,后来在深圳混得风生水起。刘同学说自己回家,想顺便请老谢吃顿饭。老谢本不想去,可他想问问那帮学生是怎么回事。

    等老谢来到饭店,迎接他的不只刘同学,还有十几位以前的学生,有位女同学还捧来一束花。老谢心想,搞什么虚头巴脑的东西,想你们捐点钱,怎么就不响应呢?

    刘同学端起酒杯说:“今天有个重要的事情想请谢老师见证。我们都是谢老师的学生,师弟师妹有困难,我们理应帮忙。现在初步筹集了一些钱,想成立一个助学基金,交由谢老师全权处理,初步的资金是32.6万元,以后还会增加。这个基金的名字我们想叫‘谢师宴’。不知谢老师意下如何?”

    老谢一愣,差点没掉下眼泪。原来,同学们听说谢老师要去深圳办谢师宴,都很高兴。有细心的同学觉得不对劲,担心谢老师有事情。后来一打听,原来是谢老师一直惦记着那些困难的学弟学妹。所以,他们就悄悄地成立了这个“谢师宴”助学基金。

    那天,老谢又喝得有点晕了。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