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大矿山》有感

出版日期:2021/7/14   字数:988A+   A-

    ■薛雪

    合上道云主席和闻之友人呕心沥血写的大作《大矿山》,我的思绪久久难以平复,默默走向阳台,推开窗户,点了根香烟吸了几口,目视着黑夜中如璀璨星辰的万家灯火,任由手中冉冉升起的烟雾与黑夜融合……

    尽管《大矿山》没有悬疑小说那令人惊奇的逻辑推理扣人心弦,也没有如战争片那大场面撼人心魄,更没有言情小说般博人眼球,但《大矿山》的作者以自己独到的视角,以时间为序,采用即景再现的纪实手法,将故事情节写得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从《大矿山》的开头与结尾的设计来看,《大矿山》像一本回忆录,但从书中涉及到的人物、事件的完整性的深度与广度来看,《大矿山》更像一本纪实小说。因为回忆录着重于亲历与真实,而纪实小说在尊重真实的基础上,能小范围的进行艺术构造。《大矿山》的主线是革命先烈,共产党人潜入矿山,发动工人成立组织,反击恶势力、筹款抗日、护矿迎解的真实描写,而辅线就有着作者艺术加工的痕迹。

    书中主线的三个代表人物萧怀玉、萧汉中、颜志远的人生起伏应分别代表了三个不同阶段革命斗争的起伏。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永不当俘虏的共产党人萧怀玉,让人敬佩;一心跟党走的萧汉中,无论革命形势光明或灰暗,依然初心不改;有学有识的颜志远在护矿迎解中,机智果断,功不可灭。主线的描写因基于尊重事实,作者不敢过多地进行艺术加工,但在辅线中,作者就没那么拘束了。谁能想到龙虎山上土匪窝里的二当家候兴宇,竟是一个曾跟随孙中山先生的老同盟会会员;不敢想像一身破烂、臭气刺鼻的老叫花子清缘师傅竟然是老共产党员;扫星麻子陶秋嫂嫂又成了妇助会头儿。还有补鞋的,打铁的,饭店老板,不是联络员就是情报员……这些辅线中的主角被作者用文字刻画得活灵活现。主、辅线相互交辉,相互衬托,让《大矿山》的字里行间有血有肉,可读性更强。

    《大矿山》最能体现作者功底的,一是对人物心理活动及细微动作的描写;二是借景抒情的文字功底。如“陶秋嫂嫂一只手提着裤子,一只手扯着腰绳,一溜烟地跑了过来,对着九哥的胸口就是重重一锤。你这该死的,害得我哭了一晚上呢!”“太阳从岳高岒上冉冉升起,万丈霞光把整个大矿山都笼罩在鲜红的霞光中。霞光映红了屋顶,映红了小溪,波光粼粼。”

    《大矿山》是一本值得读的书。它朴实的文笔毫无矫造之势,叙事清晰不会让人读得费劲。你只要读它,自然就会发现书中的黄金屋。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