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下小王

出版日期:2021/7/14   字数:1699A+   A-

    ■谢永华

    好多天没有下楼了,冰箱里的存货也被我扫荡得一干二净,今天必须得下楼去采购了。

    楼下的菜摊是我的首选,菜摊老板姓王,娄底人。其实,我喜欢在他这里买菜是有原因的。一是菜新鲜,品种齐全。二是人很诚实,从不在菜品上刻意打水。今天,也许是我来早了,小王的菜摊还没摆好。他正埋头从面包车里拿出蔬菜,像个魔术师,一下变出辣椒生姜大蒜,一下又拿出白菜红萝卜,看得我眼花缭乱。

    菜摆好后,他把支付宝和微信收款码插在生姜上面,绿色的心形小牌牌,像生姜的小叶子,看着就令人舒适。

    小王个子不高,黑黄色脸上有股沧桑的味道,眉宇间还透露出淡淡的忧郁。这使得他有点显老,像40多岁的大叔,其实他只有30多岁。

    我问,小王,你生意还好吧?

    菜还是有吃咯。小王边回话,边把包菜上的老叶子剥掉。我来省城六七年了,现在还在摆地摊。平时你看到的那个大姐,就是我的婆娘,她是湘西龙山人。我们有个小妹子,已经上幼儿园了。

    哦,那不错,只要身体健康,一家人在一起就是幸福。我说。

    老板,帮我称下辣椒和白菜。一个胖胖的老太太喊道。

    好呢。只听到滴滴响几下,菜就称好了,小王快速地扯下一个白色的尼龙袋子,装好后递给老太太。

    你动作还蛮快的嘛。我说。

    嘿嘿,熟能生巧。小王搓着双手回道,乌黑干瘦的手上沾满了泥巴。他朝四下看了看,见没有其他人,低声对我说,我家出事了,还是大事。

    惊讶之余,我不敢细问,害怕触及人家的伤心处。

    没想到,小王毫不介意地继续说。也许,他难得有机会倾诉心中的痛苦。

    他说,其实我早两年租了个门面,开的是精品菜店,不但有新鲜蔬菜,还有价值不菲的干货,像鲍鱼干、墨鱼、野山菌等。没想到一场大火,把店铺烧得精光,直接损失30多万元。其实,这钱没了可以再赚。可怜的是,我丈母娘和小孩也烧伤了,尤其是我小孩,额头和鼻梁上留下了一个梯形伤疤。现在涂的是进口药,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每天看到她那个伤疤,我的心就很痛。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唯一的办法就是努力卖菜赚钱。

    小王继续说,我每天凌晨三四点就去市场进菜,要到晚上七八点才能回去。我不怕累不怕苦,就只担心我的女儿,原来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每天笑嘻嘻的,有说不完的话。自从烧伤后,就变得沉默寡言。要是她的疤痕不消,长大了可咋办?

    你家小孩现在还小,长大了疤痕就会淡化的。我安慰道。

    小王说,问题是小孩看到虫相公(方言:蚯蚓)般的疤痕,老是喜欢用手去抓,还总说痒得难受。说完,小王打开手机,翻出小孩的照片给我看。照片中的小姑娘笑得很灿烂,疤痕也非常显眼,像上帝对她的偏爱,烙上了特别的印记。

    小王把地上的烂菜叶辣椒把,以及蔫黄瓜装进尼龙袋子。

    我说,你这个还要带回去吗?

    他说,不能把地上搞脏了,影响顾客买菜的心情。又接着说,唉!都是命。那天本来东西都收拾好了,要把小孩送到乡下奶奶家去的。其实,只差了两个小时,这场灾难就可以避免的。电烤炉上面放了小被子,她外婆出门忘记关火了,于是,悲剧就发生了。现在我们每次出门,都要反复检查好几次才安心。

    小王说完,望着称发呆,似乎还沉浸在回忆里。

    见此情景,我便挑选起菜来。小王的菜摊摆得整整齐齐,就连小白菜都是一蔸蔸放好,像用尺子量过一样。那嫩绿的叶片上,似乎呈现的是人生的艰辛和不易。

    小王说,虽然生活很难,但他还是要认真地过好每一天,多赚点钱,到时候帮妹子整容,让她变得美美的,只有这样,心里就不会有遗憾了。

    离开时,小王特意拿了些葱和蒜苗给我,说他这里的葱和蒜很香,放在菜里,饭都要多吃一碗。我是他的老顾客了,这是他送给我的。

    我说,夏天来了,我还想着减点肥,穿裙子才好看。

    他笑笑说,只要身体健康,胖不胖都无所谓。

    我说,你做生意也不容易,我还是付钱吧。

    他把我的手一挡,说,你多来照顾我的生意就可以了。

    望着他诚恳的眼神,我只好作罢。但愿他历经风雨的人生,早点迎来五彩斑斓的春天。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