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之见

出版日期:2021/7/12   字数:1612A+   A-

    ■谢永华

    早上六点,平常热闹的街道显得异常安静,街道两旁的铺面大多数都没有开门,当然啦,早餐店除外。

    街道被清洁工打扫得干干净净,只有零星几个脚印,孤独地诉说着主人的离去。由于起得太早,胃口不是太好,我随便在包子铺买个花卷,就算是早餐了。走到路口,平常守候在这里的几辆出租摩托车,此时还不见踪影,我突然感觉有点不太习惯。每次,他们一看到我路过,那种渴望的眼神,简直就像放大镜,似要洞察我内心的秘密,这实在是令人难忘。有时,我还没有走到摩托车旁,他们的身子就动了起来,做着车子发动前的准备,好像这单生意非我莫属。老实说,我一次也没有坐过他们的摩托车,这不是我狠心,谁叫公交车这么方便呢?不但价格实惠,而且更有安全感。因此,这样的次数多了,等我再路过时,他们便不再有任何反应了。也许,他们已经知道,就算他们再期盼,也是毫无希望的。

    当我急匆匆赶往公交站时,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碰到那辆装饰着鲜花和兰草的公交车。兰草在塑料瓶子里伸着长长的脖子,把绿意和清新洒向每一位乘客。而它又像是个目空一切的狂妄之徒,高傲地抖动着纤细的身子。再仔细看,装着兰草的瓶子都被带子牢牢地扎在扶手上,就算是车辆再颠簸,瓶子里的兰草和泥土也不会掉出来。由此可见,司机是个有心人。

    至于那些不知名的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和车厢里的脂粉味、外卖味、汗味,以及其它味道瞬间就融合在一起了。幸运的是,花香盖过一切味道,它们像夏夜飞舞的精灵,在车厢里自由自在地嬉戏打闹。我舍不得打开车窗,担心香味溜了出去,于是,便把脑袋靠在玻璃上,闭上眼睛养神,或者看几页书,也算是一种别样的享受吧。

    当公交车穿过隧道时,车厢里顿时变得暗了起来,隧道里白色的灯光,在车速的助力下刺穿车窗,在乘客的脑袋上一闪而过,像水波冲击着坚硬的礁石。车子穿过隧道,接下来的几个站就离江边不远了。一眼望去,便能看到几个小伙子气喘呼呼地朝前跑着,脸上像打了胭脂,看那副架势,仿佛是要跟我们的公交车比赛。他们那扎在腰间的衣服,袖子像把剪刀,不断地剪去身旁的树木和花草,又好似裁开嘴巴在为主人加油鼓劲。清幽幽的江水,岸边高大的樟树,还有奔跑的行人,像一幅动静相宜的画作,非常养眼,令人忍不住回望。

    当车路过广场时,一个满头银发精神矍铄的老大爷,牵着一头小白狗,悠闲地在草地上散步。老大爷清瘦,功夫装很宽大,衣服随着微风荡来荡去。我有种感觉,要是风再大点,这件衣服随时会抛弃它的主人。突然,小白狗大叫一声,往马路上跑去,老大爷反应敏捷,紧紧地握住狗绳,只几秒钟,就让小白狗老实起来。

    时间快到七点钟,路上的行人和车辆渐渐多了起来。车声、人声、鸟叫声、机械工作时所发出的声音,各种声音混合在一起,像是在举行一场盛大的音乐会。车子拐了个弯,地铁口赫然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他不断地朝路人微笑,像见到了久违的老朋友。再仔细看,他竟然没有双腿,圆圆的屁股坐在木板上面,木板刚好被屁股所覆盖,像一大堆潮湿的煤炭落在炉灶里,四个黑色的轮子,发出沙沙的摩擦声。只见他从油腻的背包里,掏出一块塑料牌子挂在颈骨上。牌子上写着密密麻麻的文字,由于隔得远,不知道到底写了些什么。但我知道,一定是他用以乞讨的理由。然后,他不断地用手撑着地面滑动,身体随之灵巧地转动起来,像他的微笑一样自然。我不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不幸,但是,我还是希望有好心人能帮帮他。

    我快要到站的时候,车厢里除了司机,就只剩下我和后排的一位老大爷。此刻,老大爷正拿着手机和他的女儿通电话,他声音很大,大得整个车厢都能听见。从他断断续续的通话中,我得知他的女儿远嫁外地,由于各种原因,已有五六年没有回家了。而他的老伴早已去世,他独自守着单位分的老房子。渐渐地,老大爷的声音小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小,小得像蚊子叫,以至于悄无声息了。

    当我下车的那一刻,我看到老大爷正用衣袖拂去眼角的泪水。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