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消夏

出版日期:2021/7/7   字数:966A+   A-

    ■王晓阳

    夏日炎炎,于我来言,最好的消暑方式就是阅读。

    窗外蝉声聒噪,阳光刺眼。泡一杯茗茶,捧一卷诗书,茶香、书香和着风中的草木清香氤氲成一汪清泉,洗濯着躁动的心,在夏日里慢慢安静下来。

    清人张潮在《幽梦影》里说:“读史宜夏,其时久也”,因为史书厚重绵长,正好与夏日之长契合。

    读史固然不错,但我更喜欢读诗词。比如,一只蝉落在书中,别有情趣。袁枚的《所见》:“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写出了一只鸣蝉的快乐和牧童意欲捉蝉,忽然闭嘴的童真童趣。柳永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描写的是一只凄惨的秋蝉,或许是凄凄切切感受到了生命的秋天,更主要的是作者离别的情绪写照。辛弃疾《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展现出一只夜不能寐的蝉,歌唱生命,珍惜时光,连半夜也不忘鸣唱的状态!虞世南的《蝉》:“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全诗突出蝉的生活习性,以蝉喻人,暗示着诗人高洁清远的品行志趣,“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

    凡此种种,窗外的蝉与书中的蝉两相对照,蕴含禅意。

    一首诗词就是一缕凉意,读之沁人心脾。李重元的《忆王孙夏词》:“风蒲猎猎小池塘,过雨荷花满院香,沉李浮瓜冰雪凉。竹方床,针线慵拈午梦长。”寥寥数笔,就勾勒出一幅夏令美图。夏日池塘,水草茂盛,凉雨降临,荷香飘溢,瓜果香甜,暑气尽消,再来竹床美梦,惬意极了!读之便觉片片清凉盈怀,暑气荡然无存。    夏日长长,什么时候读书都是一种享受。比如清晨早起,凉风习习,各种草木清香纷至沓来,临窗阅读,喜不自禁。中午休息前,看几篇小散文或者小小说,循着书中景象前行,不知不觉睡意袭来,慢慢进入梦乡,连梦也是甜香的。

    当然,最喜爱夏日黄昏读书。当夕阳西下,晚霞烧红天际时,我吃完饭,搬出藤椅,捧书而读。漫步书香世界,探寻缤纷景象,体会世间冷暖,感悟得失成败,一颗尘心起起落落,抵达了光明的彼岸。沉浸书中,忘却周围炎热与喧哗,真真切切感受到读书是可以消暑降温的,所谓心静自然凉大概就是这种意境吧!

    古人云:“读书遣长夏,乐而忘暑热”。苦夏虽长,但以读书纳凉消暑,炎炎夏日也变得温柔可亲,一切尘嚣烦忧逐渐烟消云散,心境澄澈,人生丰盈。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