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入党后的坎坷人生

出版日期:2021/6/25   字数:1791A+   A-

    ■康小平

    1978年,我刚满18岁。村党支部书记鼓励我递交入党申请书。后来,支部大会一致通过我加入党组织。这不是因为我很出色,而是因为我父亲是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战士,在部队服役10多年,复员回乡在村里担任支部委员兼民兵营长,多次带队参加“三线”建设,在危急关头总是冲锋陷阵,最后牺牲在修建车田江水库的工地上。村里的老支书有意培养我为“接班人”,我深知尽管组织上入了党,但我离党的标准和要求还相差很远。从此,我以身边的老党员为楷模,严格要求自己。

    1979年2月17日,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为了保卫祖国,我毫不犹豫报名参军。当时,新化县征集500多名新兵,作为参战部队的补充兵员,临时集结在衡阳补训二团,进行紧张的军事训练,随时准备上战场。我军从广西、云南边境攻入越南,横扫千军如卷席,先后攻克同登,谅山、老山等地。3月5日,中央军委宣布胜利撤军。

    新兵训练结束后,我被分配到55军坦克团工兵连,当了3个月炊事兵后,部队派我到广西凭祥55军工程兵教导队集训,学习开推土机、挖掘机、做木工等技术。3个月结业,重回连队担任文书,由于我学习和训练表现突出,1979年冬,团部派我到湛江接新兵,准备提拔我为干部,后因中央军委下令“不再从战士中直接提拔干部”,因此取消我的干部任职提议,就调我到55军教导大队二中队担任文书。

    4年后,我退伍回到家乡,通过参加考试,被招聘为乡政府团干,3年后被录用为国家干部。后来几次“历险”经历让我终生难忘。

    1992年上半年的一天,我乘坐晏家班车去新化开会,途中班车突然起火,车内40多名乘客纷纷跳车逃生,我一边叫他们迅速有序逃离,一边让他们踩着我的身体往外跑,我是最后一个跳出窗外的。因为我是干部,更因为我是党员,不能丢党的脸,我把生的希望让给群众。尽管“虚惊一场”,但同车乘客一致赞誉:“共产党的干部就是不一样,临危不惧,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关心的是他人的安危。”

    1992年冬天,友谊江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爆炸,死亡18人。我带领10多个乡干部进行抢险救援,把遇难的18具遗体从井硐中抬出来,同时安抚遇难者家属,守入洞口,防止发生次生灾害。整整两个昼夜无眠,制止村民打砸煤矿集体财产,防止事态进一步恶化。关键时刻,体现一个党员干部应有的责任与担当!

    1993年5月16日,我乡28名乡村干部乘一辆工具车去区里开会。途径车田江水库大坝时,因车前两轮拉杆球头脱落,在大坝中间最高处,汽车翻下大坝,当场死亡10人,重伤8人,还有几人不同程度受伤。我接到报警后,迅速组织抢险救援,又是几个昼夜奔走于事故现场与医院,安葬死者、安抚家属、做好事故善后工作。临近春节时,县人事局、劳动局通知为干部家属子女安排“顶员”,那天下大雪、深至膝盖。书记考虑我的安全,不敢派车。如果当天不去县城办手续,就影响“招工顶员”,并称逾期不予办理。我带把锄头,交代司机小心翼翼行进在铺满大雪的公路上。我一边挖开雪、一边垫石头,几公里大雪封山的上坡公路被我扫平,硬是当天赶到县城,将所有招工手续办好。

    2001年1月4日,我所在管区一家煤矿发生严重透水矿难事故,死亡20人。我作为管区党委书记首当其冲,立即向上报告,然后迅速组织抢险救援人员,调集机械设备,筹集资金,安抚遇难者家属,陪同省、市、县领导,配合调查,还要安排各级领导的生活、住宿和办公场所。我自己又要接受讯问,10多个日日夜夜,我没上过床,直至事故处理完后,我终于累倒了。当年我被撤职、降职级工资各一档次。有人认为这是“天灾”,是不可抗力的自然灾害,对我这样处理有点“冤”。我认为作为一个党的领导干部,在我的辖区发生这样大的安全事故,我责无旁贷,诚恳接受组织的处分,深感自责,对不起党和人民。

    此后,我不气馁、不懈怠,更加努力工作,无论是抗洪抢险,还是扑灭森林火灾,身先士卒,工作干得很出色。两年后,县委又提拔我为副科级干部。党啊,你时刻关怀每一位干部的成长。我在工作中由于主观以外的原因所造成的失误,得到了组织的宽容和谅解。我工作40年后退休,虽然人生经历坎坷曲折,但我始终牢记党的宗旨,牢记党的恩情。我聊以自慰的是自己从来没有贪腐过,守住了廉洁底线。今后,我更加坚定对党忠诚的初心不改,将继续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发挥余热,永远跟党走。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