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菜园

出版日期:2021/6/21   字数:1252A+   A-

    ■张强勇

    母亲是勤快的庄稼人。冬天,乡亲们围在火炉边家长里短,母亲独自去菜地里将土地翻耕一遍,顺便把菜园里长短粗细的竹竿、木棒等,将附在上面的茎枝枯叶削净捆起来,以便来年再用。

    “清明前后,种瓜点豆。”这时候地里的冬季菜蔬都出土了,地也就腾空。乡村四月闲人少,乡亲们总是闲不住,地不让闲,空地一出来,就要种瓜点豆。应了节候的黄瓜、南瓜、茄子、辣椒、西红柿,都开始播种栽培。

    母亲喜欢留种子,用透明、干净的玻璃瓶储藏起来,就像是宝贝似的。在三四月间,选择一个有阳光的日子,平整好一块三五平方米的土地,将已经捂得烂熟的猪粪牛粪摊在地上,铺上一层草煤灰,将辣椒种子均匀地撒在上面。为了保证苗圃里面的温度,让种子早点发芽,会弄几片竹篾,插在苗圃的两侧,围成拱门,又在拱门上罩一张塑料薄膜,周边用小石子压着。母亲还在苗圃里撒播苦瓜、南瓜、冬瓜种子,一起发芽。

    那荠菜的种子,母亲有时都忙得不去菜园子里收回来,或许是懒得收回来,过了秋天,那些荠菜自己在地里开花、结籽。等籽熟透,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忽啦啦地落在土地里。到了来年的春上,菜园子里会长出不少的荠菜嫩苗来。还有韭菜、蒜苗、紫苏,在园子里一旦落了脚,年年割了一茬又是一茬。

    春天里,母亲会培育菜秧子。用温水将种子浸洗沥干,找一个破废的瓦罐或者瓦钵,放一些草木灰和种子一起拌匀,放在煤火灶台边,也是为了受热有温。若是遇上“倒春寒”,母亲便急忙地把正待发芽的种子一盆一盆地搬到室内,生一盆煤火,用塑料薄膜把种子盆钵遮盖住。等到有阳光的日子,不晒不热。母亲说这正是出种的好时节。

    暮春,种子发芽了,秧苗长了出来,毛绒绒的,就三五片叶子,看上去憨态可掬,稚嫩可爱。母亲开始移栽秧苗,南瓜、冬瓜是攀缘植物,牵藤绕蔓,需要大片地播种栽插,母亲不会整块栽种,在菜地的端头或者土埂边,开挖沟垄,打几个瓜棚,它们生出纤细的藤蔓,一寸一寸地顺着棚架往上直蹿,碧绿的藤蔓爬满棚架的菜园子,就像是一道道绿色的瀑布。

    初夏阳光和善,土地松软。攀缘在瓜棚架和竹架上的南瓜藤、冬瓜藤、苦瓜藤,根须发达,茎杆粗壮,枝节繁多。遍地撒野,攀爬席卷,也就三五十天的功夫,在毫无声响中迅速抢占空间,一旦被它们挤占了,就绝无其它菜苗的地盘。无论是在地头间延伸蔓延,还是爬在瓜架上施展腾挪,都是那么舍我其谁。那纤细的枝蔓缀挂着淡蓝、浅粉、纯白、微绿的花朵,不同的品种,我叫不上名字,只觉得花形漂亮,见过就不会忘记。

    这些开在园子里的花,母亲是不会去欣赏这些花蕾,她关注的是这些花蕾会不会结出籽来,结出瓜来。有一次,我甚至听到母亲对着花朵说,光开花有什么用?又不能结出籽结出瓜来。几天后,它们的花期还未完全滴落,有一些仍然在恣意开放,有的像是展翅欲飞的大蝴蝶,鼓张着缤纷的羽翼;有的如喇叭,在积蓄着力量准备引吭高歌。也有很多的花朵经不住时光的诱惑,耷拉着花骨朵,花瓣落了一地。

    母亲说,任何时候都是一年中最好的景色和收成。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