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粽裹乡愁

出版日期:2021/6/11   字数:1136A+   A-

    ■刘峰

    时光,仿佛一枝枝故里湖乡蒲草做的绿箭;岁月,宛若绾在母亲手心的一串长长的五彩线。五月箬叶碧青青,何人不起故园情?梦一端,是漂泊在异乡的游子的我;另一端,是手拄拐杖倚在巷口的母亲,溅起一枕微凉,中间横亘的,是故乡浩淼的湖,湖上箬叶青青。

    湖乡的箬叶青肥而颀长,是包裹粽子的上等材料。总是在阴历五月天,湖空成碧,将纪念屈子的节日氛围濡染得亢奋又有诗意。仰望湖上的日光,仿佛晕染了一抹朦胧的青阴,薄凉而又迷离。风吹过清凌凌的湖面,将水中一丛丛芦苇沉浮摇曳,宛若数千年前的苍翠模样,也仿佛三闾大夫曾来过这里。

    露珠闪闪,江鸟唧唧,总在节前的某一个黛蓝色的黎明,经不住诱惑,我悄悄随父母下湖,去湖中采割粽叶。粽叶即箬叶,其实是湖中的一种青柔的大苇叶。父亲将小木船划至苇叶间,母亲灵巧地用一把弯月型的小镰刀进行收割,“唰,唰,唰———”,声音清脆而多汁,染绿了母亲的手掌,也染绿了我的眼睛。

    这叶香、水香、风香,从此溶入了我的血液,紧随我的一生!

    包裹粽子的是江米,这是湖乡水田特产的糯米,粒粒饱满,颗颗细腻,弯弯如月,凝脂似雪。此时的雨仿佛一位从不爽约的访客,在屋瓦上开始滴滴答答的弹奏。白亮亮的雨线,顺着瓦槽,注入檐下的几口瓦缸,飞珠溅玉,清凉透骨。母亲在一口缸里泡上江米,在另一具缸中浸上粽叶。

    一夜雨声,一夜梦香。

    待到天明,父亲已从湖畔割回了一捆水灵灵的蒲草,母亲从笸箩里取出五彩棉丝,一家人开始包粽子。不知为什么,一家人喜食清水粽,特爱那一种纯纯净净的清香,不喜欢添夹红枣、豆沙、鸭蛋黄、腊猪肉等食物,认为天然的味道最好。

    捋叶、折斗、灌米、压角、捆线、扎草……只见母亲动作娴熟,快若紫电,不一会儿功夫,竹箕里的粽子堆得像小山,一个个有棱有角,娟秀玲珑;一串串紧实有致、娇俏可爱。接下来,是备一锅大水,将粽子淹没,用柴火猛煮。要不了多久,“咕嘟咕嘟”声响起,清香随着袅袅炊烟弥漫,引得人口水直溢。

    为了早点解馋,母亲将煮熟的粽子浸在井水里,待冷却后,剪取一枚,旁置一碟白砂糖。当绿衣被一点一点儿剥离,只见软糯似玉的江米宛若丹青染就,轻轻咬上一口,感觉唇齿间尽是端午的纯正味道。

    “五月五,是端阳。插艾叶,戴香囊。吃粽子,撒白糖。龙船下水喜洋洋。”雨仍在如梦似幻地下,夹杂着人间的节日欢语。粉墙黛瓦朱窗之间,岁月仿佛千年未变。落日楼头,遥岑远目,江南游子,献愁供恨。如今湖上芦蒲应青青,可母亲已是满头霜发,父亲撒手人寰多年。

    那屋檐下的雨又该落满了瓦缸了吧?远逝的小舟是否载得动我的轻愁?那空空的瓦上又有谁能升起袅袅的诗行?独立子夜,我不禁低吟《离骚》,举头《天问》……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