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上(四章)

出版日期:2021/6/4   字数:1223A+   A-

■吴晓波

    宁冈会师

    秋收起义和南昌起义的两股钢铁红流,在巴掌大的宁冈砻市依依相融,浇铸出一面铁打的工农红军第4军军旗,一夜插遍漫山。八百里井冈流出清泉一样的笑。

    两双似曾相识又不相识、遒劲有力的历史巨手,握在一起,接通中国工农革命的脉搏,掀开了历史风云起伏的一页。

    湖南口音和四川口音的辣味,把整座龙江书院呛得硝烟弥漫。毛委员、朱军长彻夜“隆中对”,烟卷上燃烧的深邃思想,绘制出一张“武装割据、土地革命、农村包围城市”的瑰丽蓝图。

    红旗烈,战马啸,军民团结反围剿。井冈山,从此跳动成一位诗人平平仄仄、铿锵有力的伟大诗行。

    朱德的扁担

    层峦叠障,山高路远。八百里井冈在一位湖南籍诗人的诗里云蒸霞蔚,气象万千。

    一根竹制的扁担,头戴斗笠,脚穿草鞋,裤腿高卷,穿越重重险阻,打破层层围剿,挑粮上山,为中国工农革命的星星之火御寒。

    从茅坪到茨坪,五十里山路崎岖坎坷里,一路洒下汗水斑斑。

    一根竹制的扁担,貌不惊人,把一位战功卓越的将军变成一名普通士兵,跳动着一颗滚烫博大的心。

    一根竹制的扁担,默默无闻,身体力行,把“官兵一致、官兵平等”,写在了一滴晶莹流淌的汗水里,写在了从小到大的人民军队的军史里,生动了一段段世代相传的美丽传说。

    一根刻有“朱德记”三个字的扁担,在军史博物馆,躺成了一段宝贵的精神食粮,供世人细细品读。

    八角楼上的灯光

    八百里井冈在一阙清丽的宋词里入睡,八角楼上的灯光亮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把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偌大中国,顺着历史掌心的脉胳,挑在一盏昏暗的油灯上,细细捧读。

    时而沉思苦吟,时而奋笔疾书。《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红旗打底能打多久》……一部部宏篇巨著,发出耀眼的光芒,从历史边缘一直照到了世界的东方,擦亮了万千迟疑的目光。

    一道道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理性闪电,从诗人冒着烟的指尖划出,劈开层层迷雾,划破重重乌云,迎来黎明的曙色。

    中国工农革命从红军战士射向国民党武装反动派的火红炮管里醒来,挺直了理直气壮的腰杆。

    一丝夜的薄凉,把八角楼上的灯光,定格在历史的册页,在亿万中国人心中永久透亮。

    黄洋界

    黄洋界,以历史的高度,站成八百里井冈一只神性的眼眸,把茫茫云海、峰峦叠嶂、历史烟云尽收眼底。

    大井、小井、中井、上井和下井,在黄洋界脉脉含情的眼神里,风光旖旎,相映成趣,用沧桑斑驳的笔划,书写着一部弥久历新的传奇。

    多少次,小米加步枪煨出的子弹,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一声“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的明亮诗句,让黄洋界泪流满面湿了眼眸。

    一支支红色队伍,从黄洋界走出,从井冈到瑞金,从瑞金到延安,从延安到北京,染红了三万里江山。

    今天,抚摸哨口工事、营房和槲树,那是历史留在黄洋界眼里的一滴滴滚烫泪花。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