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耳洞”里写的入党申请书

出版日期:2021/6/4   字数:1876A+   A-

    ■周仲西

    今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这特别的日子让我心潮澎湃,感受到了浓浓的“党味”。作为一名普通党员,我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入党以来的点点滴滴。

    1978年11月,我辞去民办教师工作,怀着美好的憧憬报名参军,告别朝夕相处的师生,背起那绿色的军挎包,踏上去西南边陲的列车。从此,我就成了绿色军营中的一员。一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后,我被分到师部警卫连。

    1979年2月初,我所在的部队奉命集结在中越边境西线地区,参加作战训练。到达目的地后,每天二三十公里的武装越野训练,身上背的枪械、背包、干粮等重达20多公斤,都是一路奔跑,有时马不停蹄地进行实弹射击、挖猫耳洞、挖掩体,个个累得腰酸背痛,也让我真正理解了在熔炉里“锤炼”的真实内涵。2月16日中午,我们连在中越边境线执行训练任务,我挖完第二个“猫耳洞”,连部首长命令我们休息两个小时。这时,我想起对越自卫还击战即将打响,父母都是党员,我也想做一名党员,来个火线入党!于是,我拿出笔和纸,在“猫耳洞”里工工整整地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并咬破右手大拇指,按下血手印。我拿着入党申请书走到指导员旁,向他敬了一个军礼:“报告指导员,我请求在火线上入党,请党组织考验我!”从那以后,我时刻以一个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哪里最艰苦,哪里最危险,就出现在哪里。

    2月17日凌晨4时,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我部在拔除孟康越军侵略据点时,遭遇越军顽固抵抗,战斗持续了10多个小时,通过我军炮火打击,终于拔掉这一“钉子”。经过20多次大大小小的战斗,我所在部队突入越南境内纵深50多公里,击毙和俘虏一批越军,摧毁了越南境内的大量军用设施,取得对越自卫还击战的重大胜利。

    1979年3月中旬,我部作为最后一批撤回国内的军队,受到边疆人民的热烈欢迎。一踏上中国的国土,看到祖国的亲人,我们这些大老爷们眼泪夺眶而出,有的甚至失声痛哭。那种蹲守“猫耳洞”面对面的激战经历,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述的。战斗结束后,我被荣记二等功,并光荣入党。

    1983年5月,我因对越自卫还击战中负伤,被分配到湖南一家兵工企业工作,成为一名国防“兵工战士”。工作之余,我将车间一些好人好事写成文章,在厂广播站和电视台新闻节目中播报,很快成了车间的小“秀才”。不到一年,我被调到厂工会,一干就是21年。期间,我与工会干部一道积极开展“建家”工作,在10年内使厂工会从“合格职工之家”、到国防系统“模范职工之家”、到湖南省“模范职工之家”,1998年,还获得“全国模范职工之家”称号,“建家”工作连上4个台阶。

    2004年,组织上把我从工会副主席岗位调任公司办主任。2009年2月起,我分别担任党群、科技党支部书记。一生中,我的唯一爱好就是业余时间写新闻报道和散文。为了把单位的好人好事宣传出去,我经常不辞劳累,挑灯夜战。1991年11月,为报道工人技师、五车间维修钳工黄修贵的先进事迹,我整整花了15天时间,跟随他上班、下班、闲谈,了解他的工作生活情况,掌握第一手材料后,写出一篇4000多字的人物通讯———《夸夸我们的“省力精”》,发表在1991年12月13日的《中国职工技术导报》,并荣获“中国职工技协光辉30年”征文三等奖。接着,我又对黄修贵的事迹进行深入挖掘,从不同角度采写了《心血浇灌革新花》《有志者事竟成》等稿件,先后被《中国机电报》、《中国劳动保障报》、《中国兵工报》等报刊发表。1993年4月,黄修贵被省政府授予“湖南省劳动模范”,被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2014年底,我从企业内退后担任新化怡康医院院长助理兼办公室主任。尽管我已年过60,但依然乐意耕耘新闻写作这块沃土。2017年11月11日,我采写的一篇通讯《小小塑料袋激起千层浪———新化三家单位联手为七旬精神病老人找“家”纪实》,在《娄底晚报》上整版发表,并引起《今日女报》《湖南工人报》《湖南日报》等多家媒体的关注与报道。30多年来,我对新闻写作情有独钟,先后在《娄底日报》《娄底晚报》《湖南工人报》等100多家报刊,发表新闻稿件1360余篇,共计132万余字,有20篇新闻报道获各级各类奖励,有4篇录入著书。

    时光荏苒,如今我已是一个有着42年党龄的老党员,在成长的道路上,经历过许多曲折和坎坷,也收获了荣誉和喜悦。我以党的宗旨为人生目标,时刻牢记在“猫耳洞”里的誓言,鲜红的党旗是我永远的最爱。无论在哪里,“猫耳洞”里的入党申请书,一直在激励着我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563号娄底日报社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63312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