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的月亮

(组诗)
出版日期:2021/4/23   字数:1431A+   A-

■李志平

灰烬

飞翔的灵魂,插上风的翅膀

在天空歌唱

唱啊,春天的河水点燃了肋骨

破壳的种子萌生爱情

大地在分蘖

狂勃的花粉完成了黄金受孕

所有生灵:苜蓿,枸骨,莲花

那些爬行的蠕动的兄弟

我的高贵的隔河下棋的同伴

集体打磨胫骨

在太阳刺目的风暴中

将八月的佳蜜涂上隐藏的舌头

地狱的鬼魂在召唤

但丁的门在秋天最后的余光中消失

月亮一半呈黑,一半露出狡黠的笑

黄昏,亲人点燃了死者的枯骨

席卷的落叶钻进火的深处

地下的蚯蚓在倾听最后火星的寂灭

唱啊,冬天的湖面坚冰厚结

小鱼和星星在隔冰私语

种子借着第二年的太阳调运气脉

古老的经文在石刻中一成不变

飞翔的灵魂,这黑色的灰烬在歌唱

万物在轮回中重生

元旦

那种冷,开出一种花

根在北方

斜逸的云,飞过二条大河

落在母亲的血管

里南方的叶子,冷酷而柔软

她的心翻过一年的故事

河床边滚烫的石头

化成棉花和炉边的软语

抬首间,雪花飘来信鸽的讯息

所有的开头意味着结尾

面对温暖的凛冽

一只老鸡啄食着土地

而母亲撩乱的白发

发出惯常的金石之声

那种白色的花

改变了一个季节的性情

冒头的草芽集体起哄

头顶的云仍在南北逡巡

面对山中

面对山中,常自我情伤

你在山中迷失,达不到黎明

许多岁月,我曾追寻路的去处

解码路与路之间联络的暗号

发现许多路断头,你在断头路外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条河冲向山外

流水带不来你的讯息,飞鸟掠过水面

只有无人能懂的暗语和飘落的细羽

我无法读懂山,甚至山边的夕照

沉默的鸟,眼里泛出浅浅的低音

有时,我在城市的高处眺望

其实你已回城,山中的落叶被风卷起

诗歌的伤口流出时间的记忆

城市的街巷就像走不出山中的幽径

我的视眼模糊,分不清过往与现在

我一辈子面对山中入乎其里

我不在你的视界之内

寒冬来临,山溪滑过全身

生锈的寺钟一点一点数着日子

我蔓生的白发等不了那个承诺

不要在乎我的存在或消失

无论那串眼泪真实与否

无论那夜洒向河流的酒如何滚烫

飞鸟已越过那些文字

留下的章节早已颓败残落

或许思想遗落在夕阳下

或许漏下的鸟鸣会重现夏天的某段

风光

但是,历史毕竟是雕塑

旧日时光都已被灰尘封存

不要在乎我的存在或消失

我的存在死亡了许多片断

我的消失长出了许多瘢痕

也许你的游走被我的诗歌牵住

也许那些镜头被我的报纸展览

时已小雪,心中的坚冰却被阳光融化

逝去的温暖,如活化石,长年不死的

永远是孵化寒冷的落叶背后的春天

零点的月亮

时间的坎,有刀片的锋利

刺骨的寒意无法让我回视或眺望

昨晚,月亮的潮水滚过沙漠

过了零点,月亮已打回原形

那些路,爬进身体,像绳索或草结

我无法忘记开花的声音

月亮的盈虚终究洗不掉心中的原罪

我向佛而坐,背后隐藏着敌意

夏天仍有春天的牛奶味

花里的寓意直抵暗处的承诺

无法复制的美,海洋深处的花石

椎击我的光芒,那些苦难的记忆

像猫头鹰立于帆上

我知道,我一生将成子夜

我吞食月亮的碎片和冷露

将黑暗植入明天

世外的阳光,鸟鸣,喧嚣,被三角槭反射

无边的落叶蔓延至森林深处

今晚,我无法复制过去

正如河流无法复制月亮

鱼,无法复制唼喋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