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不断的乡愁

出版日期:2021/4/16   字数:1032A+   A-

    ■陌尘

    田野、群山,桔园、和老宅,构成了我儿时对乡村的最初印象。午夜梦回,小时候家乡的一些场景总是出现。落雨的四方天井,泥泞的上学路,夏天和小伙伴们一起捉迷藏,秋天的桔园硕果压枝,冬天的田野漫天大雪……

    某些片段毫无征兆地浮现在脑海里,就那么不争不吵、安安静静的向我传达儿时的记忆,诉说着珍贵。回忆就是这样,伴随着阵阵涟漪涌上心头,不清不楚地出现在脑海里。我们慢慢长大,成熟,走向外面的社会,儿时的乡村落在身后,偶尔回头的瞬间,想起当年的模样,间歇的乡愁和眼前的忙碌组成生活。我们回忆过去,逝去的,没有逝去的,都给我们慰藉。

    趁着清明返乡,小心翼翼地沿着田埂,青石板路一直往上,来到了我的桔园,心心念念、且时常出现在梦里的桔园。站在这里闭上眼睛,我能听到那个小女孩的欢笑声,仿佛就是昨日。这片土地,给了我太多美好的记忆。年少时,想着长大以后就当这片土地的农场主,种菜养花,采菊摘桔,哪里知道,时光已经把曾经认为最是宝贵的东西抛弃了。

    沿着乡间小道一直慢慢走,目之所及是紧锁的门扉,空荡荡的老房,沿着土房墙壁一直往上爬的植物,还有任由野草和蛛网蔓延的墙根与角落,处处都弥漫着喜庆的对联也难以拉回的寂静感。老屋没有了,水井干涸了,桔园荒芜了,所有童年记忆里最美好的东西都已不复存在,这样的乡村,还是你乡愁里的乡村吗?失望了么?其实,也许本来就是这样子。只是,你记忆中的乡村,被你细细过滤了,你只选择了留下美好与快乐。

    现在再想回去,已找不到记忆大门在哪儿。儿时的乡村,儿时的田野,已被时光淹没,了无踪迹。桔树没了,土地荒了,老宅倒了,以前在我心里很宽广的水库,现在看来,也老了。乡村仿佛在竭尽全力褪去原本的田园气息。儿时的乡村快乐,早已离我远去。不思量,自难忘,唯有回忆,以飨自己。

    乡村,它怎么能抵挡得住时光的侵蚀?就连我小心藏起来的记忆都开始泛黄,每一页的边角之处也都开始卷起了毛边,日渐模糊。我的乡村是寂寥的,荒芜的,就像我的心。

    乡愁是一种牵挂,一种对美好的感念,对一切事物本真的向往。挽住万千情丝的,是内心深处对美与善的渴望。而乡村正是这渴望最好的载体罢了。若没了乡村,心就会成为孤悬的星,无可栖息。乡愁将如飘荡的小舟,无处停泊。

    有时候,文字与影像不是为了记录,而是为了迟一些忘记。乡村在,你的根就在。也许有一天,家乡的那份记忆像一张陈年照片,发黄褪色,那份乡愁也会变成无声的叹息……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