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向远方的子弟

———读《子弟》有感
出版日期:2021/4/14   字数:1188A+   A-

    ■王君超

    每个人都有故乡,无论故乡或贫或富、或远或近,它都是人生旅途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一个人长大的过程,也是与故乡渐行渐远的过程。与其说本书描写的是原本一个工厂的子弟四海为家,倒不如说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正在让世界成为一个工厂,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所大厂的子弟,一起奔向远方。

    国营大厂里都有毛泽东主席塑像,西铁城厂也是如此,职工们轮流在塑像下拍照合影,并把照片寄给远方的亲戚,那种自豪溢于言表。我所在的城市洛阳,当年也有著名的十大厂,现在走到建设路依旧能看到一拖集团的毛主席像,书中的故事俨然就像发生在身边。西铁城厂不仅带来了生产队伍,也衍生出了两万多人的工厂社会,这里面有医院、有学校、有银行、有邮局。时至今日,仍然可以在全国看到许多以企业名字命名的医院,它们见证了工业现代化的踪迹。

    主人公小满与我同龄,小满的成长浓缩了国营工厂发展的轨迹。工厂刚刚兴起时,子弟一代是可以继承父辈的工作名额,为了工厂事业发展,全家人都在发光发热地奋斗着。到了上世纪90年代,子弟依据受教育程度的不同,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考上了大学的,便有了走向大城市的机会;一类是上了职工技校的,就留在厂里有了一份工作;一类是提前走上社会的,大多成为了个体商户。这样的三类,代表了子弟群体的走向。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国企改革不断推进,刚上班没几年的小满下岗分流。我中专毕业那年是1999年,一些同学分到金矿,也是刚上班就跟上了企业改革。看到小满,我就仿佛回到了自己曾经度过的岁月。

    浦东的发展带来了更多的机会,自然也吸引了无数的创业者。主人公夏雷学业结束以后,就努力在这片热土上求生存、求发展。而另一主人公严晓丹从欧洲留学归来,也投身于浦东前进的洪流之中。如果说发展是一种潮流,那么拆迁就是这个潮流中不可或缺的现象。在她们心中,一直想回到西铁城厂,再看看儿时生活的地方。终有一日,西铁城厂要被拆迁,留下的只是回忆和彷徨,还有那些工友的墓葬。在这个快速变迁的年代里,每个人都在失去故乡。或是眼看故乡日新月异,不再是童年的模样;或是在外漂泊多年,忘记了乡音,也被故乡所遗忘。书中的戴老师动情地朗诵:“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家园;家园不可见兮,只有悲泣。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

    关于故乡,我的老师曾有过一个绝佳的比喻,他说,人生就像是原子,能量越大、越活跃的质子,可能就会离原子核越远;那些惰性地质子,则离原子核越近。在离故乡远近的问题上,我们究竟如何取舍?所幸,小满有了懂她的爱人春春,严晓丹有了她的爱人夏雷。有爱的地方就有家!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人生没有归途,当西铁城厂的子弟们吟起《乡愁》时,曾经熟悉的一切渐渐消失不见,故乡已无处怀念,而人生正在充满遗憾的岁月里不可逆转的前行着。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