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矿工团结的力量和共产党人的智慧

出版日期:2021/4/12   字数:1635A+   A-

    ■照云

    1949年4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南京,湖南省主席程潜、陈明仁将军通电全国,同意中国共产党的主张,宣布“湖南和平解放”,国民党特种矿业委员会树倒猢狲散,属下锡矿山工程处资金断流,此时锡矿山国民党区党部书记杨执端密令手下特务勾结土匪,在南、北两矿区兴风作浪,大肆叫嚣:“共产党来啦,共产共妻,所有财产一律充公。”一时间搅得整个矿区人心惶惶,炼厂、矿洞关闭,失业矿工成倍增长,黑恶势力横行霸道,矿区民不聊生,矿工的基本生活得不到保障。就在这严峻时刻,中共地下党支部书记颜述之主动与工程处主任赵天崇商议,想方设法去广州催缴拖欠的货款,以解决工程处3000多人的生活急需。

    说来也巧,赵天崇凭借个人的人格魅力,多方游说,化来5万块光洋,托关系由国民党军机空运至衡阳,历经艰辛,日夜兼程,把这笔救命钱押解进了锡矿山工程处,秘密存入金库。然而长期潜伏在锡矿山工程处的国民党特务,煽风点火,首先在工程处内部发难,强烈要求连夜分钱,不分钱就分锑品,并组织不明真相的人,准备聚众哄抢。

    刚从新化赶回工程处的颜述之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组织工人纠察队,给金库增添岗哨,严密布控。安排好这一切,赶到会议室时,恰好遇见特务威胁赵天崇主任:“你不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们就去金库抢,死了人,你是要负责的。”此时,颜述之大手一挥,指着窗外:“有胆量你就去抢!”特务向窗外一看,黑压压的人群举着梭镖和鸟铳,吓得特务灰溜溜的丢下一句:“算你们狠!”夺门而出。等特务出了门,赵天崇抹了一把头上的汗问道:“怎么一下子来了那么多人?”颜述之说:“是我通知的。”

    平了内讧后外患又起,锡矿山矿业警察所所长邹富三、国民党区党部书记杨执端和土匪首领杨定轩气势汹汹,指挥200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和几十名国民党特务闯进工程处,一进门就命令警察占领工程处东侧的山头,在有利位置架好机枪,枪口直指办公楼。他们闯进会议室,没等主持人开口,邹富三一脚踩在凳子上,桌子一拍,大吼道:“你们昨晚押回了5万银元,我的维持费该结了吧,多了不要,给我一半就走人,要不然,我就明抢,谁敢阻挡,我就血洗工程处。”气焰十分嚣张,会议室里顿时充斥着火药味。杨定轩阴阳怪气的说:“你欠我的砂款也该结一结了,除了警察所的,剩的都是我的,虽然不够,我也多得不如现得了。”杨执端盛气凌人:“一切需以党国利益为重,我区党部办公经费,早已捉襟见肘,拖欠的不说,这回你得分一点给我们,做维持开销吧。”外面的矿工在地下党的组织下,把操坪楼道都挤满了,口号声不断:“不能给,那是我们的救命钱!”

    正在这时,国民党特务为挑起事端,利用走廊上拥挤的人群,挤开会议室的门,几只饭钵子飞进会议室,直奔杨执端脑袋而去,差点砸到邹富三身上。这时,他气急败坏掏出手枪,指向人群:“谁他娘的砸钵子,有种的站出来,看我不一枪毙了你。”山头上的警察听到邹富三的喊声,稀里呼啦地拉动枪栓,子弹上膛。在此危急关头,颜述之挺身而出,把邹富三举枪的手按了下来,急中生智,把他拉到另一间会议室里,心平气和地劝道:“矿工的情绪,你也看到了,如果这笔钱全部分掉,后果不堪设想,就算你手上有枪,但你人还是没有矿工多,一旦发生冲突,你没有多少胜算,倒不如你开个价,今天拿多少钱就走人?”“至少给我一万大洋,我那些弟兄们几个月没有发饷了。”颜述之立即向赵天崇汇报,并解释说:“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把邹富三打发走,给他点甜头,他一撤,剩下的人就没了靠山,自然就硬不起来了。”。赵天崇认为颜述之的分析有道理,同意出5000大洋作为底线,跟邹富三谈判。几经唇枪舌战,邹富三接受了5000大洋带队走人的方案。其他人也只好同意在经济好转时再做商议。

    第二天,工程处所有人员都发了20块大洋的生活保障金。这场一触即发的事件中,锡矿山地下党组织书记颜述之与反对派斗智斗勇,并取得了胜利,这就是工人团结的力量和共产党人的智慧在革命斗争中的具体体现。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