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螺

出版日期:2021/3/31   字数:849A+   A-

    ■刘恋

    清明前后,正是螺肉丰满之际,要说最期待的事,莫过于来一盘美味的河鲜。

    依靠湘江而立的故乡,水网密布,沟渠纵横,繁衍生息着许多肥硕而生命力旺盛的田螺。小时候,最喜欢跟着大哥去农田摸田螺。某个心血来潮的放学后,我和大哥把书包一放,拎着一小桶,活蹦乱跳地就往田间走去。在岸边要是瞅见了有螺蛳的痕迹,立马把裤腿一挽,直接就往田里跳,哪顾得上这春天的水里还有些冰冰凉。下到田里,我们就开始了小孩子最爱干的事—比赛,我们在田里四处寻找,你摸一把,我摸一捧,谁都不肯成为输家,不一会儿,就收获颇丰。

    回到家中,母亲总是在嫌弃我和大哥弄得脏兮兮的,看着桶里的田螺又很开心。不过,母亲烹饪田螺十分讲究,当天是没法吃上了,因为刚摸上岸的田螺得用清水养两天。那两天,对我和大哥来说简直难熬,一放学就要去盆里看看,生怕盆里的螺狮长着翅膀飞走了。

    “一味螺蛳千般趣,美味佳酿均不及”。螺蛳吃法颇多,可爆炒、水煮,也可挑出螺肉拌、醉、糟、炝等。当然,在我家排在第一位的永远是爆炒。在我和大哥的期盼中,第三天终于到来,轮到母亲大展身手。田螺将泥沙吐干净之后,母亲便用一种特制的小闸刀田螺屁股剪掉,再清洗干净。一切准备就绪,开始热锅爆油,将事前准备好的香料倒入锅中爆炒,爆炒出香之后,又迅速加入田螺,淋入豆黄酱、蚝油,翻炒均匀,再加入啤酒没过田螺,用大火盖锅闷煮,快收汁时还要在加入辣椒、花椒、孜然粉,收汁后便可以出锅装盘了!

    没等母亲出完锅,我和大哥急不可耐地先尝上了。在嗦螺方面,我比大哥差远了,大哥拿起一螺,猛地一嗦就尝尽美味。而我只能对着小小的田螺束手无策,费了好大的劲就是吃不到壳里的螺肉,每每都很是懊恼。无奈只能借助工具,用针或牙签来挑。这挑也是个精细活,一番手忙脚乱之后终于如愿以“尝”。还别说,头顶着“时鲜货”的光环,螺蛳的味道从来都不会让人失望,一吸一吮间,仿佛尝尽了整个春天的鲜美。

    “清明螺,抵只鹅”,别看这小小的螺其貌不扬,可真是人间至味啊!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