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

出版日期:2021/3/31   字数:1165A+   A-

    ■米丽宏

    立春过后,时间从晦暗里苏醒;到了春分,空间也忽然拓开去许多。春风三脚,踹出了大而亮堂的天地。这样宽敞,就为了容纳那数不清的叶萌和花开吧。

    每种花树都可以用开花来向世界发言,大小尊卑老幼妍媸,你讲你的、我说我的:嘈嘈切切,喁喁喋喋,窸窸窣窣……刚刚杏花轻叹着飘零;桃花紧跟着续上,声调灼灼,喝退倒春寒;梨树,哗啦抖搂一树婉约词,轻暖,灵动,自带光芒。

    人在梨花下,总有一种透亮感,是被梨花照透了吗?那花蕾一点点拆开,由淡青而雪白,俯仰舞风;一痕痕枝条,铁钩银画般,微微晃动。繁花间散逸的光芒,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你一时会懵,会混淆,只觉巨大的震动和讶然,当胸撞来,无可闪躲。是的,梨花本是婉约词,但满树花瓣子却涌聚着砸向心灵,砸出一片水声。

    如此热烈如此奢侈如此动荡!丰蒙梨花满,春昏弄长啸。那是一副“花枝春满”的雄野气度。

    我不懂,苏轼的梨花,为何只是“一株雪”?

    后来才知道,写那首《东栏梨花》时,苏轼41岁,刚刚经历了一连串人生变故:母亲、妻子、父亲相继辞世;他自己被卷入政治的漩涡,前路险恶。那年清明,他在徐州任上度过。居所东栏下梨花开得烂烂漫漫,他伤时感事,写道: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政治生涯喧闹的沉降起伏,都已看透;然,悲凉之思总是难免。那一树梨花便替他收管了悲思,千年过后还稳稳妥妥。

    苏轼的梨花连着悲伤自悟,我的梨花呢,其实连着母爱乡情,一味地暖。我看梨花那种透明、轻暖,总是不同于雪花的悲凉。我的梨花,开在温暖、清寒的庭院里。那一株看着我长大的老梨树,年年不爽约,如期给院里揽一蓬盛大的春日胜境。

    梨花树下,我的母亲忙碌着,从头发乌黑忙碌到鬓发斑白。手边一直有做不完的事:洗衣,做鞋,喂鸡鸭,剁猪食;和泥,刮那些废砖头,挽着袖子,像我父亲一样,两手泥巴、一脸汗水地忙乎着,修炕砌灶铺地面的砖石。散散漫漫,梨花铺满一辈子。

    晚年,她常坐在梨树下的花凉里,为我们姊妹三个的孩子拆洗棉衣,为我父亲做鞋;累了,就靠在树干上,歇一会儿。梨花依旧飘,抚在她的肩上、头发上。如今,母亲去了,父亲搬出了旧居,那个石头院子已完全空寂下来。梨花依然年年开,招满院子嗡嗡扬扬的花影蜂唱。

    是的。梨花热烈、温暖,也娇嫩透明,好像倾尽了美好生命的全部光华。汪曾祺说:“都说梨花像雪,其实苹果花才像雪。雪是厚重的,不是透明的。梨花像什么呢?———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

    梨花开,春带雨,清韵如古琴,抚弄呜咽流水,为山川大地安神;梨花落,春入泥,轻如月光,一种洋洋洒洒的温柔悲悯。

    这个世界上,总有许多超越和忘却人世烟火的东西,梨花是其一。

    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