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桥古村与《三云岛记》

出版日期:2021/3/24   字数:1382A+   A-

    ■苏业江

    冷水江市铎山镇由两个古村组成,一个是岩口古村,一个是花桥古村。从蓝田出发、沿秦汉古道西行12里,就是花桥古村,面积27.35平方千米,相当于原铎山乡,是清朝新化县16团128村之一。

    花桥一词出于何时何典?已无资料可考。像谢冰莹的先父谢玉芝这样的大儒,著述300余卷,大多收入《覆瓿文存》,作为花桥古村人,他没有翔实述及花桥。我所亲见,花桥一词最早见于陈治安写的《三云岛记》。曰:“新邑环山而治者也。过花桥北去县七十里,三岛并峙……予初入县,过而骇之”。陈治安,字尔道,会稽(今浙江绍兴)人,明天启四年至六年(1624—1626)知新化县。赴任时、沿秦汉古道进入新化县花桥古村,被这里石柱砦、金鼓岭、梅岭三山的优美景色深深吸引。天启五年,冷水江大旱,陈县令去芙蓉洞(今冷水江波月洞)祈雨,写下《芙蓉洞记》并诗。陈治安是有名的会稽才子,祭罢,诗兴大发,径直去花桥古村,借住金鼓岭下的观音寺(原市五中附近),写下这篇有名的散文。

    这是一篇别具风格的游记散文,全文400余字,载于清·同治《新化县志》。与众不同的是它绝大篇幅花在规划设计、比较议论和个人的期待上面。虽然不乏写景,但直接描写景物仅寥寥数语:“三岛并峙,大可数亩,异石参差,苍古耸秀。望之,如有云婆婆其上。”作者惜墨如金,六句二十五字,却把山写全了、写活了。从山的雄峻写到山的并峙,从静止的参差异石及苍古挺拔的秀树写到山腰轻轻飘动着的薄雾。伸出云雾的三个山头,仿佛就是茫茫雾海中的三个岛屿,三云岛的轮廓就此形成,有形有色,有动有静。作者置身云岛之间,静静地思考。

    作者思考的不是吟诗饮酒,抚琴高唱;也不是“举头红日白云低,五湖四海皆一望”欣赏欣赏就算了;而是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的规划设计。何处植松竹,何处插垂杨,何处造亭榭,何处建石桥,何处造碧槛,何处立朱栏……要把这里建成蓬莱仙岛。

    作者把天下名胜峨嵋武夷、飞来燕子、虎丘赤壁同“三云岛”的优美环境做比较,认为其“境不能过三云岛也”。接着笔锋一转,提出“三岛芜蔽于蛮天”“及宋熙宁开通之日,欧、苏、曾、王、秦、黄诸君子俱在”,为什么“足迹曾不入其地”啊?真实的原因是:地方官和当地士绅因为“三云岛”离县城稍微远了点,一概把这里的山视为普通的山,不加比较,不被重视,以至如欧阳修、苏轼、曾巩、王安石、秦观、黄庭坚等诗坛、政坛领袖,没能涉足“三云岛”享受山水之乐,并记入他们的诗文中,太可惜了啊!

    最后,作者考虑自己没有力量对这里进行大的开发,只好自认为是第一个发现“三云岛”价值的人,写下这篇游记,“以俟后之同志者”,期盼今后有志同道合的有识之士来开发这里。

    作者身为外乡来的封建官僚,能有这种思想境界,家国情怀,实在难能可贵。“三云岛记”遗世已400年,陈县令早已作古。如今的“三云岛”已经变成金山银山。当今的政府官员组织人民修建湴泥水库,在“三云岛”建工厂、开辟杨梅、葡萄、黄桃、金银花等生产基地,还建造花桥牛席一条街,近年又在描绘花桥牛韵小镇的宏伟蓝图。到时,南下北上,东去西来的商贾食客,骚客文人,交集于此,饮酒花桥关,悠悠见南山,大块吃肉,大碗饮酒,卡拉OK加梅山古韵,“穿堂击鼓”,鼓舞歌唱,其乐融融。陈县令曾经立下的宏愿如今已成现实,目堵盛世壮史,古圣今贤与万民同乐耶!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