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春趣

出版日期:2021/3/19   字数:1212A+   A-

    ■王霞

    逢春佳日,开车闲游,竟然在江岸开发区发现一座因城市开发而孤立的荒山,陡升探险之意。

    选择从山北荒坡上山,是因为荒草之中有条隐约的青砖小径,行走尚不算难。走过一段被油绿的马连草披覆的石阶,就到了真正的荒坡,经年的野藤枯草缠绕覆盖,夹杂着带刺的荆条。我们踩着荒草,一步一滑。我的衣服围巾常常被野刺玫的枝条挂住,行走颇为艰难。然而,一路行来,收获惊喜却是不断。先是寂静的山谷,此起彼伏的鸟鸣或远或近地唱和着,细细数来,有五六种不同,俱都天然动人。还有,你细看看,那些野藤上的结节处,那绿绿的嫩叶初萌,小小的叶片,半蜷半展,叶面上还有细细的茸毛,在阳光下,泛出柔和的光泽,就像初生婴儿柔嫩的小手指。轻轻抚摸,在喧嚣中坚硬的心突然柔软了下来。

    家人把我挡在身后,带上手套,在前面开路。把荆棘和乱竹扯开,用脚把野蒿枯藤踩实,才让我过去。等到险陡逼仄处,他都用身体挡着,紧紧拉住我。平素纳言的他少有浪漫,也不善于表情达意,平淡的日常也粗粝了曾经的情感。此刻我才知道,我在他心中,重于他自己。由不得一股暖意,应和着这春阳一起,柔柔包裹了身心。山路崎岖,一步一绊,惊险迭出,可心中却有着久违的感动。山野真好,它能让你在考量人心之余,尽情地释放真实的自己。

    终于抵达山峰最高处,虽然身侧处处都是干枯的杂草野茅,可只要细心凝眸,就能看到几乎所有的草木上都有新芽,它们随意伸展娇嫩的身躯,和已经干枯的老叶、坚硬的老枝相互映衬。在这山野间,那种不受拘束自由生长的状态,是那么的舒展而潇洒。

    山顶相对平坦,步态从容了许多。于是,可以听到经冬的枯草落叶被踩碎的窸窣声。突然,我停住了脚步。呀!被我踩倒的枯草下,葱心绿的一丛丛小草,笔直地挺立出来。它们一定早就从泥土中钻出来。全赖去年秋老飘零的落叶和死而不倒的茅草,成了它们厚厚的被子,抵御了早春二月的深寒,如今才沐浴在暖风春阳中。它们将茂盛起来,走过四季,也将会像身上的前辈一样,成为后辈的保护。想来这草木一生,也和人生是一样的。

    直起身,极目纵远,心旷神怡。在山下,觉得这山并不大,可是现在放眼望去,竟也是山脉逶迤,也有层峦叠嶂的感觉,让人生发出天高地远此心辽阔的豪情。山谷里竟然还有一方池塘,那水竟是一尘不染的透碧,宁静得像另一个世界,让人心生敬畏而不敢去惊扰。

    悠悠然,幽幽然,神飞千里。想起在大唐,杨师道写过一首《春朝闲步》,是这样说的:休沐乘闲豫,清晨步北林。池塘藉芳草,兰芷袭幽衿。雾中分晓日,花里弄春禽。野径香恒满,山阶笋屡侵。何须命轻盖,桃李自成阴。

    就是这样的,春来寒退,万物勃生,最好的去处当是山野。公园是好的,可是那些花花草草是束手束脚不让动的;名家园林是好的,可是多了些人工雕琢的痕迹,看上去有点点生硬;街景也应该是好的,可人们的欢欣中参杂挺多的喧嚣。于是我说,最好的当是山野,特别是偶遇的山野之趣。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