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老局长讲黄胜老师的故事

出版日期:2021/3/10   字数:835A+   A-

    ■肖春辉

    日前,笔者在乡间喝喜酒,和已从某局退休近3年的胡局长坐在一桌。老局长一向平易近人,毫无官架子,退下后乡亲们仍然称他为“胡局”。因为我们都是同乡,又同在我现任教的同一所初中念过书,大家自然而然谈论起学校的现在和过去,并有意无意间将话题拉扯到了从前的老师来。老局长特别提到一位叫黄胜的老师,他是老局长的班主任和语文老师,已去世多年,但给老局长留下的美好印象却终生难忘。

    听老局长介绍,黄胜是伏口山区人,是个“半边户”(妻子没工作),那时是单休周日,黄老师每周六放学赶回家忙农活,周日下午返校参加周头会,并连夜批阅上个周末留下的作业。老局长说黄老师是个特别有爱心的好老师。他对班上每一个学生都视如己出,关怀备至。那时候,身为农家子弟,胡局长每天清早先要到屋后山上割满一担牛草回家,然后才上学,这样难免会经常迟到,当黄老师了解实情后,一点都不责怪他,相反更加关心他的学习与成长,这让他倍感温暖,从而愈加发奋学习,成绩一直不错,尤其是语文,他的作文经常被黄老师当作范文在班里头宣读,令同学们刮目相看,自己心里也美滋滋的。

    老局长说,黄胜老师的工作责任心让人十分钦佩。他向我们回忆起这样一件事。那是一个周六放学时,老局长的作文因家务拖欠,没有及时完成,需放学后留下来补完。黄老师因路途遥远急于赶回家,便嘱咐他作文写好后,将作文本从其宿室窗户塞进去,待周日下午返校再为他批改。老局长照做。待周一上学时作文本发下后,老局长看到自己的作文本有湿后烘干的痕迹,再翻看那篇迟交的作文,被黄老师批改得非常详细,眉批尾批一应俱全,连一个标点都不放过,看上去黄老师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的。后来听另外一位老师说,那天老局长从窗户塞进去的作文本,正好落在黄老师忘记倒掉的洗脸水盆里,害得黄老师急忙小心翼翼蹲在火炉边,整整烤了两个钟头,才将作文本烘干。

    听了老局长所讲的黄老师这些小故事,我对母校这位“闻所未闻”却又仿佛“历历在目”的老前辈不禁肃然起敬!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