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里寻香千百回

出版日期:2021/3/5   字数:1583A+   A-

    ■张金刚

    每座城市或多或少都有老城区留存。那一道道折折弯弯、曲径通幽的街巷,似匍匐大地的条条藤蔓,结出诸多院落、房舍,更结出数代寻常百姓。它们在高楼大厦边缘、车水马龙尽头静默着,历经岁月风雨,感知四时变幻,体味人间冷暖。

    这些街巷构成一座迷宫,连带那些巷里人家、花草树木,藏了无数引人入胜的谜;又似沧桑的老人,佝偻蜷缩在高大功成的儿女之下,窃窃低语。

    有人生活的街巷是鲜活的、有声有色的、热气腾腾的,有丝丝缕缕的香味儿在弥漫。这香味儿,有着浓浓的市井气息,飘忽了几十年或上百年,依然甚至更加沁人心脾,搅动了无数人的乡愁与情愫。

    巷道的槐树、合欢、泡桐树,房侧的梨树、白杨、香椿树,庭院的杏树、桃李、核桃树,都在春风春雨滋润下,一改冷峻孤傲的脾性,捧出娇嫩的花叶以增强辨识度,大刷存在感,且恣意招摇起来。这不,从春末到夏初,各种树木分着梯队地开花,吐絮,飘香,就连嫩叶也透着脂香,每条胡同都馥郁芬芳,及至落英纷飞,铺成花径,那已是早有青果挂满枝头。

    盼呀盼呀,不经意间,已有清新果香飘满了炎炎的盛夏、爽爽的仲秋。若经不住诱惑,攀着墙头摘几颗杏、一个梨、一串葡萄,主人倒也不会埋怨,没准儿还会邀请入院,摘一盘儿,坐在树荫下,边品尝边欣赏菜园的白菜、萝卜、葱韭以及爬上篱笆的豆角、葫芦、南瓜,并饶有兴致地聊起这果树、庭院的前世今生。而对于那些高挑枝头的柿子、核桃,旁人就只能仰头看看风景了。再过些时日,连碾落成泥的枯叶都散发着幽幽的草木香,闻之神清气爽。

    有院最宜养花,我是爬山时偶然一瞥,邂逅山脚那方美丽庭院的。走到小巷尽头,“汪汪”的犬吠引来“哐当”的开门声,老两口儿笑容满面地迎出来,与檐下的红色百日草、出墙的粉色夹竹桃相映成趣。走进院里,真是花的世界。大朵大朵的绣球、挨挨挤挤的吊兰、香香艳艳的月季,开花的、不开花的,叫得上名字的、叫不上名字,栽在花盆瓦罐中的、长在水桶藤篮中的,花花绿绿地植满了院子。

    小街小巷多为老街老巷,自然有些老店面仍隐在巷里。那朴素安分的平民气质、正宗地道的传统手艺,让我格外中意,常特地拐入巷里,前去光顾。有家手工馒头店,我认为是小城味道最正的,有儿时妈妈的味道。中午、傍晚两个时段,顾客络绎不绝。喷香暄腾的馒头、花卷、糖包从热腾腾的笼屉里取出,拎至家家户户的餐桌。我深爱上了巷里飘香的小摊小店,不管酷暑严冬,它们都守在那里,滋养着众多百姓的肠胃。比如那些在油锅里“嗞嗞”翻滚的油条、麻花、炸糕、丸子,比如那些味道纯正的卤煮店、麻辣烫、糕点房、榨油坊、石磨豆腐铺、红烧饸饹馆,比如曾见证我在这座小城打拼成长的面馆、包子铺、煎饼摊、凉皮摊……

    走着走着,有时会有理发店洗发水的香味儿飘来,剪了漂亮发型的帅哥美女一撩头帘儿,打身边走过;有时会闻到点燃蒿草火绳的烟草味儿,那是巷口打扑克的人们在驱散捣乱的蚊虫。诱人的酒香、醋香穿透数条小巷,想必附近有散装酒醋出售;松木香、杨木香、椿木香伴着刺耳的电锯声传来,循声循香而去,该会发现有木工在劳作。甚至连房外、院里、墙头的花草蔬菜施了肥,我都感觉是“香”的,因为很快便会有生命茁壮滋长,香得很。

    “无事可静坐,闲情且读书。”若不急着赶路,我会闪进巷里的小书吧,在暖暖的阳光或柔柔的灯光下,歇歇脚。选一本书,拣一空位,坐下,展读;伴手一杯清茶,或一杯咖啡,或一杯白开水,静品。此刻与我一起的,应该都是爱读书、爱生活的寻常人,在此静心静读,浸润一身书香,日子也定会过得平心静气、活色生香。

    巷里寻香,已融入我的日常。不论工作生活触动我多少情绪,只要拐进小巷,走在树荫之下、花草之中、屋舍之间,嗅一嗅那弥散的四时自然之香、平民烟火之香,心便随着街巷的延展一点点平静、放空,重又轻步迈入车来人往的熙熙攘攘之中。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