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诗相伴

出版日期:2021/3/3   字数:917A+   A-

    ■涟源市六亩塘中学223班蒋浩宇

      指导老师 李利娜

    天下美景,唯梅兰竹菊之美。坐小石椅上,看一枯一荣的梅兰竹菊。坐看凌寒独开之梅,傲霜斗雪;轻闻香霭空谷之兰,与世无争;笑望咬山不松之竹,不亢不卑;追觅独立疏篱之菊,恬然自处。梅兰竹菊,与诗相伴又何防?

    梅,清丽淡雅,芳香袭人,盛开于隆冬之际,傲而不俗。“雪虐风号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严寒冬日,少有植物能保持本色,梅却仍在枝头点上粉嫩,乘风撒下满地芳香,愈是寒冷,而梅花便愈为傲挺。就算是雪花从空中压下,也不可能让梅为之压垮———相反,一白一红,更为醒目。“踏雪寻梅,呵气疑香,满目娇色,风雅至哉!”梅为”四君子之首“,当然它也不愧于此,永远都是剪雪裁冰,对万物而笑的。

    兰,好似白玉,冰肌玉骨,在无人空谷中开着淡色,幽而无病。“清风摇碧环,凉露滴苍玉。“兰,只愿居于深山,厌恶都市的繁闹喧嚣;兰,只愿与清风,冷露为友,不喜都市的熙攘人群。兰,不以孤寂而堕落,它,只属于深山。”我爱幽兰异众芳,不将颜色媚春阳。西风寒露深林下,任是无人也自香。“虽生于幽僻之处,虽无人赏芳,但仍然散发清香;不同于其他花,只是色淡而香清,与世无争。

    竹,刚直谦逊,不亢不卑,随遇而居,轻而不佻。“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竹,一节一节虚心向上长,春夏秋冬,四季都是绿意盎然,经久不枯,也不开花,只长片片针般叶,撒下片片阴凉。“露涤铅粉节,风摇青玉枝。依依似君子,无地不相宜。”竹可能环境不算好,可这区区“环境”永不能遮盖住竹自身的高洁,无论何时何地,竹子挺直腰杆,潇洒处事。苏东坡曾言:“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竹对古今之人的影响可见一斑。

    菊,傲然凌霜,不畏肃杀,婆娑地点缀农间疏篱,丽而不娇。“露湿秋香满池岸,由来不羡瓦松高。”菊,花香十里,恬静悠然,只做自己,不羡他人。菊,怒放于万花凋落之际;菊,尽展其芳香娇滴之态。菊有“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豪放;有”黄昏风雨打园林,残菊飘零满地金“的悲切,也有”悠然见南山“的自在。菊自古美而绝俗,但世人最为欣赏的是菊那风中飘逸的姿态与它那不畏严寒的风采。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