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岛桥絮语

出版日期:2016/3/11   字数:860A+   A-

    ■贺海平

    随着机身的倾斜,地面的雨水被轮胎轧的四溅,形成一道浓厚的雾墙,舷窗里所见一幕告诉我:“海口到了!”我们离开了寒冷的娄底,赶往温暖的儿时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

    建岛桥是一座不起眼的老桥。东临五指山市农垦实验中学,南接畅好农场场部,这座桥如一本档案册,承载着农场或许多家庭的过往。每当来到这座桥上,我都禁不住放慢脚步,让思绪停留,拿出手中的相机拍下她沧桑的倦容。

    父母是第一代复员军垦工人,垦荒的日子,几乎月月大会战,拓荒、挖穴,定植胶苗。五指山区,多雨,遇雨天,不出工,在家开会办学习班,算是小憩。若连续许多天下雨,河水猛涨,生产队就断炊了。即使库存余粮煮粥分羹,地瓜干、木薯干、野菜消耗殆尽,均无济于事。汽车或牛车无法通过被洪水阻断的南圣公路,抵达场部运粮。建岛桥是与辛劳磨难维系在一块的,里面的每一根神经触动,常令我泪湿衣襟。母亲说,当年,部队驻军修建岛桥的那年,小弟出生。于是,起的名字里添个“建”字,以示纪念。

    已是腊月,猴年的气味愈发浓烈。我来到建岛桥。立春将至,但五指山的春雨未到,目极所至,山峦田野,草木多仍沉睡,少了平日里的葳蕤生长状态。桥旁是农四队什束村的胶林。曾经,第一代胶树时,是父亲的割胶树位。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峁,环绕着排排胶树,父亲身着卡叽蓝工作服、布帽,顶着胶灯。用手揭去树皮上的干胶线,一滴滴胶水从水囊层里渗出,取出锋刃胶刀轻轻往割线剔层皮,乳白的胶水“啪嗒、啪嗒”沿胶舌汇入胶杯里。记忆中没有幼儿园,父亲割胶时,常把我从睡梦中叫醒,走马灯似的跟着父亲转过许多胶林。伴着虫鸣,灯影,橡胶线球,天上的星月,走过了我的童年,亦不知父亲帮我捉过多少回山蚂蝗。

    子女跟随我的步伐,小心翼翼也走入这个林段。路旁那树皮略带银斑,披着三片叶儿的林木就是橡胶树。绕着石条的胡椒藤及笔直站立的槟榔树参差于林间。满目翠绿,铺天盖地,折叠成一道道农场风景,解构成海南特有的地域神韵。

    此刻,不觉又怀想日夜生活的娄底,一种家乡的情愫便在心里升腾。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