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秋味

出版日期:2015/11/13   字数:1356A+   A-

    ■文/贺有德

    故乡地处偏远,但故乡的秋天,总让人眷恋;故乡的秋味,总让人怀念。

一个秋阳烂漫的日子,又回到了故乡。不很高的山峦———石山、土山、树林、草坡,连绵起伏,蜿蜒远去;山势呈不规则递减数列,水流似的在低处相会,挤出一条小河,水泥路沿河延伸。江南丘陵最典型的地貌,故乡永不褪色的模样。

    坐在车上,故乡秋色在眼前流动。

    远处的山峦,草,或青或黄,或深或浅,不显衰微之态。树,或枝繁叶密,或疏条交映,黄叶或者红叶,油画般涂抹开来。高低错落的小山坡上,或者犬牙交错的园圃地头,头滩玉米销声匿迹,二滩玉米却正当时,于是,在故乡,才见玉米老去,又见玉米新生。还有,头滩黄豆收割多时,二滩黄豆或曰秋豆又蓬蓬勃勃,碧绿的波浪在田间地头晃动。生命律动,代代相传,生生不息。

    豆角、丝瓜、冬瓜、南瓜,静静地伫立在架上,或者匍匐在地上,虽垂垂老矣,却老而不衰。秋风中,秋阳下,秋日里,乡里乡亲的绿色搭档,此刻,宛如名画家信手点染而成的大写意画卷,在故乡的大地上铺开来,随意,自然,静美。

    袅袅秋风中,有秋叶飘落,悄无声息,生命的绝唱,灿烂而静美。“其叶沃若”,青翠欲滴,是流动的美;“其黄而陨”,年长色衰,也有宁静的美。

    走进故乡宁静而裸露的土地,沐浴着秋阳,翻阅着故乡秋色。

    收割后的稻田里,枯黄中点点绿色显现,离地高的禾苗蔸里,又长出了禾苗,老树新枝,演绎生命奇迹。此刻,这些,被乡亲们遗忘,动物们青睐:牛和羊来了,悠闲地品味着这难得的美味,轻卷舌头,津津有味;吃饱了,悠闲地走动,或者躺下,回味着秋天的味道。偶尔,还有乡村土鸡呼朋引伴,在禾苗蔸间出没。秋虫敛迹,鸡们并不介意,出来优雅地散步,便是愉快的旅行。

    阡陌交通,少不了小河。河窄,岸低,弯弯曲曲,那是故乡的血脉。岸边,茅草葳蕤,芭蕉茂盛,丛生,蓬勃,沿河据点般,沉稳,含蓄。河畔漫步,“行到水尽处,坐看云起时”,山不寒,水已瘦,小河涓涓而流,低吟浅唱着故乡古老的歌谣;一线清流,清浅,明净,宛如少女的眼波,又宋词般婉约,轻轻悄悄,在这个秋日。

    离小河不远的池塘,一池秋水,清澈见底。池塘四周,茅草丛丛,依然泛着青、绿,与远处的山峦,近处的民屋,齐齐倒映在一池清水,如淡淡的水墨画。间或有水鸟贴着水面掠过,卷起一圈一圈涟漪。然后,在茅草上滑行,择枝而栖,随枝迎风轻轻摇摆,悠然,淡定。

    偶尔抬头,故乡秋日的天空,格外高远、深邃、明净,纤尘不染,仿佛一面明镜高悬,静静地照着高悬的山,水,草,树,还有人。若在夜晚,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遍地清辉朗朗,如同白昼,一片沉静。偶尔几声犬吠,在夜空飘荡,静谧,幽深。

    一场秋雨,淋湿了故乡的秋天,远山近水,洗涤得纯净而清秀。一场秋雨一层凉,凉而不寒,与秋风相应和,演绎着故乡特有的秋韵。绵绵秋雨里,氤氲出一份空灵,一份飘逸,甚至一份禅意……

    行走在故乡的秋日,似乎听得见自己的心跳,摸得着自己的灵魂。那份成熟,那份宁静,那份明净,那份幽深,是秋天———故乡的秋天所独有的。步入秋天,洗净铅华,抱朴守拙,只为一份静美,一份淡泊,一份宠辱不惊,一份云淡风轻。

    绚丽之极,归于平淡。故乡的秋味,隽永,悠长。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