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鸟情未了

———乌鸫日记
出版日期:2015/5/14   字数:2830A+   A-

乌鸫所选择的阳台

乌鸫出生第7天

乌鸫出生第9天

乌鸫出生第11天

    编者按:和瑞典国鸟乌鸫(与“东”字同音)做邻居,你想过吗?这不,家住涟源市蓝田办事处罗家佃社区的陈胜炎就碰上这样幸运的事情。陈胜炎是湖南省摄影协会会员,从小热爱鸟类热爱摄影的他,将住在他阳台上的乌鸫幼雏近一个月成长的画面记录下来,并写下乌鸫日记。平日里,他还会为乌鸫准备五谷杂粮、清水,为鸟儿建几个简陋的小窝,他们快乐相处,并演绎了一段“人鸟情未了”。

    据悉,国务院批准,每年的4月至5月初的一个星期为“爱鸟周”,今年是国务院批准设立“爱鸟周”34周年。省林业厅发出通知,对今年的“爱鸟周”活动做了安排部署,各地也开展了各种“爱鸟周”活动。陈胜炎说,他最大的心愿就是人类鸟类和谐相处,共处和谐社会。

    4月初的一天  乌鸫妈妈生了6枚蛋

    我住的院子绿树成林,内有48家住户,只有我家是唯一没封阳台的。3月,一对大黑鸟飞到阳台“看房”,往返几次后,相中铁树脚下一小块花草地。而后,交欢嬉戏,含草筑巢。

    随后的日子里,我们成为邻居,开始了一段人与鸟的不了情。

    四月初的一天,趁“鸫妈”离开,我贴近一看,好开心啊:窝内摆放着6枚蛋,巢尺寸外径20厘米,巢外围由细枯枝编成,巢内垒上枯草、贴近蛋底更是细如发丝的枯针叶。

    上网查了一下黑鸟的来历:乌鸫,瑞典国鸟,属候鸟,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2012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这种鸟在野外已经极少。

    4月15日 小乌鸫出生第2天

    又见两只小乌鸫顺利出壳了。“乌鸫夫妇”轮流外出觅食,回到家后,“鸫爸”用力吐出已经半消化的食物喂小乌鸫,用心哺育着它们的宝宝。

    每天早、中、晚,我会小心翼翼地去鸟巢观察3次,为巢边的盆里加满水,把挖来的蚯蚓放在花盆里,上面用草盖着。一开始,我一接近它们的领空,“鸫爸鸫妈”就向我发出“叽叽”声,声音震耳,尖利而急促,我知道,这是“鸫爸鸫妈”发出警告的鸣声。

    明知这是“干预”,但阻挡不住我对乌鸫的好奇,逮到机会,就去靠近它的家。“鸫爸鸫妈”对我每次到访躁动不安,当发现小乌鸫是安全的,旁边多了水与食物。次数多了,仿佛习惯了我的“干预”,以后,这种“叽叽”急促的鸣叫声越来越少了。少见,它既不主动和人接近,又不故意躲着人。我想拍张“鸫妈”孵蛋的玉照,又怕惊扰到它,难度不小,繁殖期警觉性非常高,它时刻四处张望着,一有异动,弃巢而飞,真乃咫尺天涯。

    4月20日 小乌鸫出生第7天

    中午,小乌鸫半睁着眼像在打瞌睡,“鸫爸”叼着蚯蚓回来了,3只小乌鸫瞬间半站立着,身体已经超过鸟窝小半个身子,睁圆双眼,齐声发出清脆的叫声,拼命争着食。真是一天一个样!

    今天,我上街买了一个鸟笼,准备在小乌鸫起飞前强留两只,人工喂几天,加深印象,增进感情,然后再放飞。我又做了三枚标记环,并刻下:“Chinese welcome you!(中国欢迎你)”,打算给小乌鸫戴上,以纪念它们是在中国出生长大的乌鸫鸟。

    4月22日    小乌鸫出生第9天

    阴了几天开晴了,早晨的阳光直射在巢上,好温暖。“鸫妈”的怀抱已遮盖不住日渐长大的小乌鸫,它们的小脑袋露出巢沿,迎着阳光,整齐地贴在了妈妈的胸前。最大的那只不知是哥哥还是姐姐,露出大半截身子在妈妈的胸前梳理着羽毛,时不停地张开大嘴与“鸫妈”交流着什么。

    “鸫爸”叼着食物回来了,“鸫妈”欢快地低鸣一声,擦身跳出巢,轻松飞离了家,该出去活动活动啦。“鸫爸”把捉到的蚯蚓,一头先放进小宝宝的嘴里,自己却叼着蚯蚓的另一头仰头拉着不松口,等小宝宝吃进去小半截后,再把嘴里蚯蚓的另一头放进大宝宝嘴里,然后站在窝沿侧头看着哥俩争食蚯蚓,大多都是小宝宝赢的机会大,大宝宝赢的机会小,但有时小宝宝吞食慢了,到嘴的食物就会被大的硬生生从嘴里抢走。

    4月24日 小乌鸫出生第11天

    出生11天的小乌鸫不停地梳理着自己的羽毛,动作缓慢而笨拙,偶尔吃力地拍打着双翅;小乌鸫在为日后的飞行作着准备。

    早晨的露水把“鸫爸”整个头都打湿了,连日起早摸黑,“鸫爸”已略显消瘦,但双眼有神。高昂着头,风尘仆仆。“鸫妈”有“鸫爸”的保护,全身的羽毛紧贴着身体,依然显得整洁。两眼一闪一闪,如小家碧玉般。

    午饭后,我夹着蚯蚓喂小鸫,“鸫爸”在空中发出“叽叽”刺耳的尖叫,愣了一会,我明白了,随着小鸫食量的增长,鸫爸鸫妈喂食的进度加速了,此时,正是捕捉昆虫的最佳时机,“鸫爸鸫妈”几分钟喂一次小鸫,我笨手笨脚的出现,打乱了鸫爸鸫妈喂食的节奏。

    天黑了,“鸫妈”晚上照常捂窝,同时也是保护小乌鸫。窝太小,三只小乌鸫的身体已经霸占了整个鸟巢,巢内已容不下“鸫妈”的双爪,鸫妈小心地撑开双腿,一只脚踏着巢的左侧,另一只脚踏着巢的右侧,吃力地为小乌鸫保暖。

    4月26日 小乌鸫出生第13天

    晚饭后,阳台上小鸫还在叫着,我借书房的灯光看过去,“鸫爸”还在喂小鸫。

    小鸫有力地拍打着双翅,因用力过猛,竟飞离了自己的巢,落在巢前的铁树叶上,树叶哪里承得住小鸫的冲击,结果,上演了一场乌鸫版“月黑高飞”,“鸫爸”惊叫了一声,跟着小鸫飞下阳台。

    天已经黑了,我打着手电筒一路跑着下楼,大院内安安静静,连小鸫的影子也没找到。回家的路上,想起了原来的计划,当小鸫学飞前,先用笼子关着,亲自喂它们两天再放飞。而今,小鸫离家飞失,我只觉得那想法只是一种霸气和矫情。

    在小鸫飞失的半个小时里,只有“鸫妈”,它一直在巢边叫着,呼喊着小鸫的归来,叫声是那么真切,叫得让人揪心。

    “鸫妈”的叫声,让我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每当傍晚,外太婆一只手拄着拐杖倚在门柱,一只手遮在眼睛上远望,她喊着我的小名,同样在等着我回家,那种声音让我一生难忘。我默默在祈祷:小鸫,你一定要平安!

    4月29日乌鸫离开了

    小乌鸫离开了它出生的“家”。第二天,我发现它掉落在院子里的一棵树上,因为小乌鸫太小飞不了多高,它便在那棵树上安了窝,再未回到我家阳台。

    没有小乌鸫的日子,既有“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喜悦,又有离别的失落。

    上班回来的路上,沿着小路,可以看到大院内,“乔迁”了的小乌鸫屁颠屁颠跟随在“鸫爸鸫妈”身后“嘟嘟”地叫唤,它和哥哥们一起跟“鸫爸鸫妈”学着觅食呢。

    当有人惊扰,它们不是“呼”地一声飞向其他地方觅食,就是降落在树上,然后开始唱起歌来,它们是那么甜蜜快乐地歌唱着,那歌声对我来说,格外令人愉快和有意义。

    后记:

    自从乌鸫做了我们家的邻居,看它们繁育过程,就如看一部童话大片。传说小孩不能见鸟的眼睛,会被摄去魂魄。当我第一次与乌鸫对视的短短一瞬,仿佛也被深深吸引定格。黄色的眼圈内一双清澈无比的圆眼,没有哀怨,没有杂念,摄人魂魄。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