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人的大情怀

———读三毛《哭泣的骆驼》
出版日期:2015/3/30   字数:1080A+   A-

    ■曹辉

    这本《哭泣的骆驼》,我保存多年,三毛的文字有种善的基因,有种折射出的大爱,还有种悲悯情怀,更渗透出一种渴望和一种正义感。此书我感觉定义成“小说”也不十分确切,介于小说与散文随笔之间吧。纪实方面,又颇似报告文学,但每篇内容中的言语风格又是小说,因其文笔纤细感情饱满,自有小说的血肉,又兼散文的闲适,是以形成鲜明的“三毛”风格。

    在开篇,三毛讲了自己的情路历程,创作《哭泣的骆驼》的初衷,然后写到与荷西婚姻的短暂却绵长的幸福,在撒哈拉沙漠的际遇见闻等等,更似一种夹杂了游记、小说与散文共融的新气象。这是三毛式的文风,纯粹中透着干净,文字的叙述中有一种胜出女人的正义与作为。

    三毛一生,为情而生。无论亲情、友情还是爱情,她像一个情感饥渴的孩子,迫切需要得到并付出感情。她的一生,情是打不开的结,所以,荷西去世,她受不了付出的那颗心忽然间没个放处。

    也是在开篇,三毛说自己的婚姻一小半是因荷西对她的长情痴心,一大半是为了让父母安心。我很能理解这种心情。生活的每种习惯,都会让人在变化后承受其苦。如同一个个坎,过不过得去,看当事人的心态。但是,没有荷西出现,怎么有后来三毛关于撒哈拉的作品问世呢?

    《哭泣的骆驼》中,三毛对撒哈拉沙漠中人的描写,真实到位,她把自己的同情与怜悯,也化成了文字的歌吟。这才是打动我,也打动世人的原因吧。对待他人,也有颗菩萨心。所以,她的笔底才会流出一种真诚的为哑奴震撼的无奈,为哑奴的孩子命运的悲怆,美女沙伊达的悲剧命运,还有为那个军曹恨了一辈子最后竟然去救所恨之人的孩子们的复杂心境。

    因为心中有爱,所以下笔有情。这,正是真实的三毛,也是让人肃然起敬的三毛。文学的力量,让人向善,还原生活的真,从其中挖掘一种精神,一种使人超越庸俗的大美,或者,三毛穷其一生的倾心于文,就是想拯救这个并不完美的世界和她自己吧。

    提一笔《哭泣的骆驼》中的哑奴的一句话,这是三毛理解来的:我虽然没有自由的身体,但是我有自由的心!说这话的同时,哑奴张开双臂,做了个飞翔的姿势。这情景,也让我对三毛刮目相看。她能理解一个不能说话的人的内心,她是那些社会底层人的朋友,她没有种族歧见,更没有世俗的礼教。她有的是一颗金子般的心。这也是彼时至今,三毛的文字带给广大读者的福音。

    令人诧异的结果却是,三毛以文字为枪,完成对她生存环境下世俗的讨伐和对善良人们的礼赞,她自己,却没能逃出心灵的囚笼,作茧自缚于荷西逝世后的追随。原因也不复杂,不过是她倦了累了,怕独自面对生活的长河和红尘的惊涛骇浪。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