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婴岛应在反对中前行

出版日期:2015/3/18   字数:966A+   A-

    ■林坤

    近年来,为了救助弃婴,一些地方设立“弃婴岛”。然而,如今广州、厦门、济南等地弃婴岛已陆续关闭或摘牌。而像南京等一些城市虽还在苦苦支撑,但也面临着关与不关的挣扎。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朱善萍明确表示,反对建立弃婴岛,建议就弃婴岛问题作出明确规定。

    遗弃婴儿在我国是触犯刑法的犯罪行为,但是由于这一行为十分隐蔽,人们无法完全根除某些父母的弃婴行为。剩下的问题就是,如果大人管不住,那么被遗弃的孩子政府和社会要不要管呢?

    设立弃婴岛无疑是在用行动回答:要管!但是这一管,有人又觉得是在鼓励遗弃婴孩。究竟该怎么办?真是令人左右为难。说到底,我们只能选择对社会整体福利增益较多的那一个选项继续做下去,而不是因噎废食,或者无动于衷。撤销弃婴岛,弃婴现象同样不会消失,只是大家看不见了而已。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3条第1款规定:“关于儿童的一切行动,不论是由公私社会福利机构、法院、行政当局或立法机构执行,均应以儿童的最大利益为一种首要考虑”。这说明,保护儿童是第一位的。我国加入了这一公约,设立弃婴岛也符合公约精神。

    需要一再确认的是,建立“弃婴岛”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幼小生命,是为了不让他们因为疾病或残疾被父母遗弃后,悄无声息地死在杂草丛中或垃圾桶里。这么做,无论是政府方面也好、法律上也好,只为表明生命权益高于一切,表明社会公众愿意在惩恶和扬善两方面,首先坚定选择守住善的底线。“弃婴岛”并没有打击违法犯罪的目标和手段,那是公安机关和民政部门的事情;至于“弃婴岛”是否助长了弃婴行为,必须用严谨科学的调查与数据来说话。

    所以对于弃婴岛的争议,我们先要反思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没有考虑细致,弃婴岛本身是不是不够周全,有没有漏洞和薄弱的地方,而不是立刻否定它。在国外的弃婴岛也不是没有争议,但是基本共识还是要以保护儿童权利为先,同时围绕弃婴岛这一救助体系进行立法配套,尽量扬长避短。

    国内已经有25个城市都在建弃婴岛,这一步走出去就不该轻易自我否定,而该不断往前多尝试。换句话说,弃婴岛只是规范和完善弃婴收留行为的一个环节,很多背后的工作都需要延伸开去。另外,弃婴命运该如何安排,养育保障谁来承担?遗弃儿童如何从福利院走向家庭融入社会?这些恐怕才是我们应该讨论的弃婴岛后续议题。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