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无形的等待

出版日期:2014/7/25   字数:778A+   A-

    ■文/李想

    夏,又一个漫长而炎热的夜班。静坐桌前,抬头仰望,伴随着长夜的是白炽灯,滴嗒的闹钟,以及病房传来的鼾声,一股莫名的失落感袭击全身,像在沙漠行走的路人,没有方向。

    人生是一条单行道,每一个阶段都有每一个阶段的美。回想当年去康复医院上班,我只知道那是医院,除此之外一无所知。第一次去医院是和老妈一起。一般来说医院都是人满为患,而这里却冷冷清清的像四合院。在市井喧嚣的热闹中,这里安静得仿佛沉睡的土地。

    据说精神病院里,成天晃荡在走廊的是一群被家人嫌弃,社会遗忘的病人,他们只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我想就像我看过的《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这本书记录的吧,他们有自己一个人的世界,别人走不进去,他们也走不出来。就像被魔鬼占据了思想灵魂的人,工作在里面的人们唯有与他们斗智斗勇,防攻击,防自伤或自杀。

    我分配到了养老呵护中心。护理的是风烛残年的老年人和无药可医的小孩。面对疾病和死亡,他们沉默寡言或喋喋不休,但都让人感到生不容易,死亦不易。面对被疾病和衰老打倒的老人,我也感染到了沉沉暮气,觉得看不到希望和阳光,那种无力的感觉紧紧缠绕着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无止境的护理和治疗以及健康教育,偶尔再来那么几场抢救或者送走一些安详的老人。看着无人探望或探望转眼走了的亲人,老人眼里的无助和悲喜交集的眼神,着实感到莫名的无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和无奈,曾一直探索和追问生命的意义何在。我记得,帕卡斯尔曾说,给时间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间。我想我的时间是有生命的,在我的一呼一吸,一脉一动之间。

    万物皆有时,树叶落下,走到了终点,但变成标本就不只是落叶而是新的开始。在渐行渐远的岁月里,我慢慢悟到:老年护理是大爱,是慈悲,它超越生死。能够护送老人们安祥离世,给他们人世间最后的温暖和关怀,不正是我工作的意义所在吗!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