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

出版日期:2013/11/29   字数:1020A+   A-

    ■文/梁云祥

    结婚的时候,没有什么送与妻子,只是对她说:“我这一辈子,不骂你一句,不打你一下。”妻眼里闪着泪花,说:“这就够了,这比什么都强。”

    我原以为这很简单。我想,妻性子急,我性子慢,一急一慢,正好;又想,阴刚阳柔,阴盛阳衰,总能避免些矛盾。谁知做起来,非常不易。开始的那几年,夫妻间连句红脸的话也未说过。然而时间一长,总有些是非生出来。这时我才发现,柔的或衰的一旦刚或盛起来,则无法收拾。

    首先苦了我自己。到了不骂不足以平夫愤的时候,却有口难开。我想,这终不是长久之计,幸好当初没有定下不摔东西这一条,还是摔东西吧。

    又到了义愤填膺的时候,我却犹豫着到底摔什么好。电视机是不能摔的,摔坏了还要花钱再添置;妻身体娇弱,茶杯是不能摔的,吓坏了她就太没良心……犹豫再三,我最终选择了摔核桃。抓一把摔下去,满地滚的都是袖珍地雷。老婆,你也知道我的厉害啦!

    谁知事与愿违。核桃摔破了,正好剥来吃掉,我只是把替妻砸核桃吃的工序改成了摔而已。我终于明白,做人难,做男人难,做不骂老婆的男人难上难!

    走投无路,我便想着毁约。三十六计,骂为上计。于是,在一次矛盾中,我突然向妻庄严宣告,收回新婚时所立规矩的第一条,保留第二条,紧接着就将她狠狠地骂了一顿。对于这顿骂,妻没有掀起我想象中的急风暴雨,只是那双杏眼,陌生人般地盯着我,让我先自矮

    了三分。

    想起现在正兴舞潮,而跳舞又是最能体现男尊女卑的。想那一步、三步也好,穿花、旋转也好,总是女的随男的,男的带着女的。让妻在现代文明的氛围中熏染点传统观念的气息,何乐而不为呢?

    在家里各自踩会了步子,便双双来到市民广场。乐曲正是三步,最能体现男尊女卑的那样,音乐很美妙,舞步却是别扭的;第一步踩了妻的脚,第二步撞了别人,第三步自己一个趔趄。快三步不行,换了慢三步,仍是别扭的。不是在广场跳舞,而是在战场扶伤兵!

    无奈,坐下来看人家跳。不看则已,一看惊人。那跳得好的,一对对,一双双,如鱼同游,如鸟共飞,全然没有卑尊之分。男的搂着女的,男的因此而多了一份责任;女的依着男的,女的因此而多了一份柔情。你进我退,你退我进,互相弥补,一切为了和谐。特别是那旋转,一个如太阳,一个如向日葵,好一个清新美妙的自然世界!于是我想,生活也罢,跳舞也罢,为进而进,为退而退,置和谐于一边,总是别扭的。

    回头看妻,妻正若有所思。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