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的鸟儿已经飞走了

出版日期:2013/11/29   字数:2355A+   A-

记录:艾叶青倾诉者:浪子

    说老实话,都说本命年难走,这回我信了,我经历了撕心裂肺、惊心动魄的爱情故事,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人近中年,还有这种刻骨铭心的艳遇。我爱上了一个网名叫小鸟儿,24岁的袁媛,她小我整整一个年轮。她硬要跟在我身边,是我把她放飞了,说得无情一点,狼心狗肺一点,是我把她赶走的。真的,我们分开的时候,她哭得像个泪人儿,不过,这倒有点病态西施的味道。唉,以资别人借鉴也好吧。

    我从万千网友中邂逅了小鸟儿……

    我的老家在中原,尽管有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可是收入太低了,工作了多年,积攒下来就那么一万九千元。我在小县城买一套百十平方米的住房,银行按揭,每一个月就交那么千儿八百的,有时都交不上。妻子闲着没事,女儿还要上学,我有自己的梦想,也想像别人一样拥有一栋小小的四合院。我还一直做着我的小汽车梦,可是到哪儿去弄那笔钱呢?自己毕竟是个小职员呀。

    去年恰巧碰上深城一大公司招聘人才,凭借我在办公室工作了多年的经验,又是在35岁的界线上,就只身一人来深城了。老板和部门经理看我长得帅,人又有灵气,就录取了我,先当文员,而后做高级文员,再升为主管,进入管理层!算是破格提拔吧。

    我来的时候,小鸟依人的妻子就吹枕头风:35岁的年龄是个亮红灯的危险年龄!我牢记老婆的教导,尽量使自己出淤泥而不染。初来乍到,闲着没事的时候,就只好上网聊天。可聊着聊着,那只可爱的小鸟儿就飞进了我的心。

    人在孤单、寂寞的时候,感情是忧伤的,容易受伤害,也容易接受爱情。那个叫袁媛的小鸟儿,既有小姑娘的清纯,又有成熟少女的风韵,正是豆蔻年华的好时光。作为初恋少女,就倒在我这个半拉子男人的怀里了。感情这个东西,真是说不清道不明。

    那个时候,她在海城工作,是干服务性的工作,工作习性和她本身的气质、素养,铸成了她纤细的情感。我们在网上聊着,打着挺文明的语言仗。我怜羡她自命清高、孤芳自赏;她牵挂我孤身闯外,耽于事业。说着说着,我们彼此感觉到三两天不见就憋得慌,变成了夜以继日上网的网虫,还以假乱真,通电话,发电子邮件,寄信函,用这些大家常用的方式来表达感情。

    记不清是谁先约见面的,我情不自禁地去海城找她……

    在网上聊多了,就彼此熟悉了,相知了。打马虎眼的时候,我们还借助于英语和图解,往往双方都情不自禁地笑,很幽默、挺风趣的,彼此都能够感受对方的呼吸和心跳。日子久了,就有一种需要走到一起的渴望。

    那一天,早早忙完公务,梳洗一番,我迫不及待就踏上了去海城的路。那天景致特好,我蜷缩在列车的座椅上,想象袁瑗的样子,心里爆发的激情像火山一样。我闭着眼睛想象:我把她揽在怀里,把她融化,像冰雪融化成一片草原,一汪海滩,只有两个人的极乐世界……

    她约好到车站来接我,下了车,我们约好拿着身份证和寻找牌,透过拥挤的人流相拥而至———天啦!见了面才明白,她是个绝色美人,1.68米的个头丰满而苗条,一肩黑发瀑布般倾泻而下,肤如凝脂,貌若天仙,比照片中的,视频里的,还要美哩,我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住在集体宿舍,我去时,她的姐妹们见了我这个老帅哥,也都小鸟一样的叽叽喳喳,喋喋不休。她为了我,去宾馆开了总统套房,一年半载的佣金就花在这儿了;见我穿戴朴素,她又热情地带我逛街,进商场给我买了全套新款的时装。

    灯火斓珊,绿荫如醉。时间一晃而过,在豪华餐馆,几个小时的饭都被我们倾诉的话语淹没了。我们形影相随,俨然一对情侣。夜深人静,就在袁媛洗漱完毕,蜷缩成一堆美人雪的时候,我迫不及待,一个箭步跨上去,搂住了她。蓝空中,星星眨着媚眼儿,几缕白云柳絮一样飞掠。我神往着,迷惘着。美妻的影子在大脑里电闪雷鸣,还有爱女那甜甜的叫唤———我懵了!她痴痴地望着我,我无助地盯着她,直到天明,我们都只是赤裸地相拥着,如一对亲密无间的朋友……

    “我喜欢成熟、稳重而有个性的男人。”袁媛的话,像春鸟滴翠一般缠绕、萦怀于我的耳际。真的,她为了我,愿意奉献她的一切,包括她千金难买的贞操。可是我,明明地在履行一次又一次真实而虚幻的背叛。我们抵制住了一种诱惑,于当事者是一种难以言说的酸楚与无奈,于读者诸君是一种根本难以想象、难以理喻的天方夜谈。

    我和袁媛一如既往地交流着,我尽量以一种沉稳、平和的心态去面对现实,把疼痛的果子往肚里咽,让心口滴洒着淋漓的鲜血。

    我以一个亲和的长者心态,慢慢牵拽着无助的袁媛走出困境,走过一片情感的沼泽,走出一汪人生的艳阳天。

    她最后一次来看我的时候,我不断地向自己的大脑发出警告,人生紧要处往往只有几步,而走错一步就会酿成大错。我对同事和朋友介绍说,袁媛是我表妹。

    事实上,我们也如兄妹一样地活着。

    或许,她在心里曾经骂过我,说我是大笨驴,是木瓜,是榆木疙瘩,而我忍着爱的疼痛渡过了这一难关,袁媛在人生的未来征途上,她会对我了解、理解和谅解的。

    我送她去深城机场时,袁媛会说话的大眼睛注视我,一往情深,晶莹的液体浸透了眼帘。而我,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多想哭,多想搂住她,搂住我心爱的宝贝,而后,向全世界宣布:我也天崩地裂地爱你———袁媛!

    飞机滑翔有如小鸟一样展翅。飞机掠过云朵,小鸟飞过天际,一路诗意翩然而翔。

    我和袁媛的情惑历程在蓝空中划过了一道霓虹一般的弧线,将会载入我人生的史册,令我耿耿于怀。但我会更加珍爱我的妻子、家庭和爱可怜儿的小女孩。

    后记:袁媛去国外学习深造了,她来信说,她

很顺,还有一个心爱的男朋友。她改浪子的妻子叫阿姨,浪子的女儿叫妹妹,唯独叫浪子为大哥。而浪子妻也不知是否发觉丈夫与袁媛之间有过的闪电痕迹,她对浪子倍加抚爱、关怀。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