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迟到68年的纪念章

出版日期:2013/9/11   字数:890A+   A-

图为胸前佩戴"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章"的邹昌密

    ■罗绍基 杨亲福

    9月3日,新化县民政局两位相关负责人来到水车镇水车村94岁高龄的邹昌密家,给老先生送来了一枚“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六十五周年”纪念章(2010年制)和一套每月500元的优抚金领取折、卡。捧着金光闪闪的纪念章,邹老激动得热泪盈眶。

    邹昌密,1919年5月出生在新化县水车镇水车村一个贫苦农民家中。1939年国难当头的日子里,他在去邻乡洋溪镇当挑夫时被国民党政府抓了“壮丁”,编入杜聿明旗下第五军二十二师六十五团第一营机枪连。在云南接受短训后,所在部队编为抗日远征军奉命进入缅甸作战。与日军交火数月,经历大小30多场恶战,远征军战局失利,留下邹昌密所在第一营打掩护,主力向印度境内转移。与主力失去联系后,第一营官兵一面开展游击战,一面利用深山老林作掩护,潜行40多天,幸存的百余位“弟兄”终于回到云南。后又奉命从云南坐飞机穿越喜马拉雅山赴印度与主力汇合。

    完成赴缅作战使命后,邹昌密所在部队奉调湖南保卫芷江飞机场。期间,邹昌密请假回乡探亲,不久抗战胜利。此时,一来家有病重母亲需要照顾,二来厌恶国共内战,因此,尽管部队来电催归,邹昌密不再响应。解放前夕,他积极投身土改运动,任月石村(水车村前身)农会副主席。文革期间,红卫兵抄走了他当兵期间的相关证件并将他划为21种人,遭受了仅次于“黑五类”的不公待遇。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中央把工作重点转移到了经济建设上,否定了“文化大革命”,邹老觉得尊严又回到了脸上。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的日子里,邹老看电视时亲耳听到了播音员“……向健在的国民党抗日老兵表示慰问……”的播报后高兴得跳起来,他逢人便说:“共产党真好!共产党真开明!”

    作为一名出生入死的抗战老兵,从抗战胜利那天起,邹昌密就盼望胸前挂上一枚“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章”。但因内战、政治等原因,愿望一直未能实现。如今,面对这枚迟到了68年的金光闪闪的纪念章,老人倍加珍惜。无论居家还是出行,他都不忘把纪念章别在胸前,并不厌其烦地告诉别人:“共产党真好!共产党真开明!共产党政府不愧为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

地址:湖南省娄底市月塘街娄底日报社新新网办公楼

邮编:417000 电话:0738-8341588 传真: 0738-8363339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